晨夕

[全職]小人物的愛戀

口七葉一枝花→無敵最俊朗(葉修)

口標題很聳動但是只是粉絲向感情

口※純繁體字注意※

口段落已死,有BUG請高抬貴手

↓↓↓OK往下


從某一天起,無敵最俊朗就再也沒有上線過。

在網遊的世界中,其實這算是相當普通的情況,網遊畢竟只是遊戲,不少人玩著玩著,因為工作課業之類複雜的理由,突然之間就消失了。即使想找人,也不見得就有聯絡方式。

遊戲中有些人可以建立出深厚的感情,也有些人不過是萍水相逢。真要擺到現實上算,那就只是兩個互不相干的陌生人罷了。

無敵最俊朗的消失,的確也讓不少人哀嚎了一陣子。    

因為他很強。

在他待著的那段時間,他下的副本通關率可是百分百,沒有半分差池。這麼優秀的人物,當然到哪裡都要受人歡迎。

無敵最俊朗的職業是騎士,七葉一枝花也是。

七葉一枝花都還能清楚的記得那天他們打的是百人副本,空中陵墓。他原本是主T,但是無敵最俊朗來了,他就把主T的位置給讓了。

狂傲、囂張,當時很多人都在公會頻道批評著無敵最俊朗,他帶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就是那麼霸道。

但是老實說,七葉一枝花很羨慕他的那種自信。

是的,是自信。

無敵最俊朗說他辦的到,所以七葉一枝花選擇了相信。

事實證明無敵最俊朗沒有亂說,他的表現跟那份自信完全正比。

精準的操作,完美的控場……無敵最俊朗用著那身被人嫌棄的破爛裝備,完成了很多七葉一枝花都做不到的事情。

那時連續打完了三個BOSS,在第四個BOSS的時候,七葉一枝花繼續寄予無限的信任,在朋友的制止下,還是把自身的裝備交換給無敵最俊朗。        

挺好的,七葉一枝花當時這麼想著。

他覺得眼前的人,真的能帶他們突破副本。

最後,無敵最俊朗成功了。

原本不服氣的人們,也全都心服口服了。

那是唯一一次無敵最俊朗和他們一群人下本。

而現在,他們打空中陵墓的時候,還是會前仆後繼的死在第九隻BOSS上面。

有些人感嘆著當初沒來的及錄影,無法複製成功。

七葉一枝花則默默把當初自己提早錄下的影片丟給他們。

雖然一周後他們還是全滅。

 

某天,當七葉一枝花和其他人下副本的時候,角落的訊息突然顯示無敵最俊朗上線。

他傻了一下,旁邊的人也默契的一起傻住,差一點就打亂整個攻擊的節奏。

公會頻道裡面好幾個人才剛熱情的打了招呼,卻又看見無敵最俊朗退出公會的顯示。

「搞什麼啊??」旁邊的人看到之後碎念了一句。

但是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討論這件事,怪物的攻擊可還在持續著。

當他們終於結束這一波的打鬥,公會裡面已經鬧得沸沸揚揚。

一群人晚了一步喊著無敵大,一群人錯愕,還有一群人不明究理的開口詢問,然後就有人開始讚嘆當初無敵最俊朗的豐功偉業。

七葉一枝花打開了他的好友名單,卻發現無敵最俊朗已經下線了。

他身旁的伙伴都是當初一起打空中陵墓的,所有人趁休息時熱烈的討論了一陣子,言語中又是遺憾又是驕傲,當初先和他組團的可是我們呢!不知誰先說道。

然後又開始為了無敵最俊朗的退會搖頭。

「他應該也有自己的事吧。」這是七葉一枝花被問到的時候,做出的回答。

其他人還是很唏噓的模樣。

這可是霸氣雄圖的分會啊!霸氣雄圖!這麼離開也太可惜了。

七葉一枝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老實地笑了幾聲,眾人也不再多提了。

說起來,其實他自己也不能算是太狂熱的霸圖粉絲,能夠進入分會,可以說有很大一部分的幸運在。

對於無敵最俊朗這玩家,其實他很嚮往。

他的職業也是騎士,卻常常被別人歎息著太過於老實。

就像當初無敵最俊朗一來就占了他主T的位置,他也沒半點脾氣在。

而後無敵最俊朗的表現,簡直就是個完美騎士的典範。

七葉一枝花是挺想仿效的,最終還是發現那不適合自己的性格。

他選擇當騎士,是因為騎士皮厚血多、專門拉住仇恨,能讓其他人放心輸出。

 

無敵最俊朗的話題沒多久後就被人遺忘了。

說到底,他出現的時間也不過兩周,現在又已經退會,所有人嘆息歸嘆息,回過神來,還是繼續專注於自己的遊戲。

而七葉一枝花,則默默數了五天,然後等待著。

五天,剛好可以重新加入公會。

沒讓他失望的,他再次看到無敵最俊朗上線的消息。

他發了個消息過去,單純的問候。

等了幾秒,回復的是「非本人」三個字。

七葉一枝花有點意外,照理來說帳號卡可是一個玩家的生命,除非好友,不然很少會把卡亂給人。

他想了想,還是丟了個問題過去。

「無敵最俊朗人呢?」

「他有事。」

回答一樣簡略。

七葉一枝花沒有多問下去。

而公會裡面已經有人說他看見了無敵最俊朗,但是頭上的公會名稱已經改成了興欣公會。

跟上一次相比,這次討論的聲浪小了很多。

沒有人能理解無敵最俊朗跑去一個沒聽過的小公會到底要幹嘛,最後吵著吵著也只能得出幫朋友或是換了操作者這類的原因。

興欣,七葉一枝花默默地記下了這個名稱。

再下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則是再過一段時間。

「去了興欣?沒聽過啊這公會。」

旁邊的人因為意外而拉高了音量,正好被七葉一枝花聽見。

「你們在聊什麼?」七葉一枝花下意識就湊上去問了一句。

「哦?七葉,是你啊。」對方這才注意到他,補上一聲招呼。來人是其他分會的,雖然不同分會彼此間有些競爭性,不過憑七葉一枝花的好個性,倒是也跟其他分會的人處的相當不錯。

「剛剛在聊什麼啊?」七葉一枝花回應了招呼,又問了一次。

「哦。就會裡有個牧師退了。問了他理由,居然是去了興欣。」對方回答道,聽起來十分不解。

興欣,又是這個公會。

「哪個牧師啊?」七葉一枝花再問,他認識的人裡面有不少是牧師,忍不住關心。

「小手冰涼,聽過沒?」對方答。

七葉一枝花對名字只有相當模糊的印象,他搖了搖頭。和他友好的牧師中,沒有這麼一個人物。

「怎麼啦?」對方隨口一問,七葉一枝花再次搖頭,沒有多說。

他陷入了短暫的思考中。

一前一後,兩個人都去了興欣公會。

但是仔細一想,這兩人應該沒有太大的關聯,無敵最俊朗當初到處跑東跑西,四處幫忙,和同一個人重複下副本的機會應該不多。

最後他還是沒想出答案,這件事暫且被他放進了心底。

 

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聯盟第九賽季開始,霸圖戰隊轉進了張佳樂、林敬言兩個大神,求冠的意志相當明顯。

這使得想要加入公會的人變得多了起來,霸圖戰隊在前幾輪的表現極為強勢,吸人眼球。

第四分會也來了一個騎士,很有本事。

只不過在老一點的成員中,卻有種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慨。

「雖然很強,不過比起無敵大…」某人沒說完的話,所有人都明白。

新來的騎士態度上也有點自滿,技術上比起七葉一枝花還好,七葉一枝花就笑笑著,再次讓出了主T的位置。

「七葉啊!」好幾個朋友都傳了消息過來。

「總有人比我適合嘛。」他對每個人都這麼回道。

騎士負責掌握仇恨,技巧上總是困難一點,通常每個團裡的騎士都是領導的人,比起來地位要超然一些,自然比較驕傲。

七葉一枝花也只能笑笑地想著自己的個性果然不大適合這職業,雖然他也不太在乎當不當主T。

無敵最俊朗。

不知為何,七葉一枝花這時總是會想起這個名字。

囂張、狂傲……那是他做不到的事情。

明明他們只有共事過一次,但是卻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記憶。

他也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一直掛念著那麼個人。

感覺曾經很親密很接近,但是一下子又被拉的遙遠。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和團隊進入副本中,七葉一枝花拋下無關的想法,專心投入攻略。

 

興欣!

下一次這個詞跳入七葉一支花心中時,這個名稱已經有了一些知名度。

挑戰賽的一支隊伍,號稱要打倒嘉世。

公會的人大多是霸圖戰隊的粉絲,對於這種事情可以說是唯恐不亂,很多人無聊的跑去叫囂助陣,也有不少人心生不爽,嘉世是霸圖的死敵,現在哪來的東西也來跟嘉世叫陣,開什麼玩笑。

七葉一枝花就是被捲進這樣的氛圍中。

公會裡有人玩笑似的支持,也有人大力反對,每天都鬧得不可開交。

那時候興欣已經在進行八強賽。        

相關的報導出來的時候,七葉一枝花馬上買了一份來看。

興欣的成員意外的驚人,似乎真有幾把刷子。

當他看到小手冰涼的名稱時愣了一下,小手冰涼到了興欣,原來是為了準備踏入職業圈。

那無敵最俊朗呢?他又開始瀏覽名單。

有名的散人君莫笑、戰鬥法師寒煙柔、流氓包子入侵、鬼劍士一寸灰、術士迎風布陣、牧師小手冰涼、狂劍士再睡一夏、忍者毀人不倦、槍砲師伍晨……沒有騎士。

七葉一枝花困惑了。

他對小手冰涼雖然不甚理解,但是無敵最俊朗的實力絕對是可以保證的。

沒有騎士,是因為戰術需求嗎?

他想了一個理由,然後又否定了。

提出來的名單是不管有沒有上場都包含的,沒有騎士,沒有無敵最俊朗,那就是真的沒有了。

七葉一枝花幾乎要做出了結論,但是還是有種說不出的奇異感。

無敵最俊朗也去了興欣,表示他一定也是興欣的一員。

然後一件事跳了出來。

當初他曾經消息過無敵最俊朗,但是回答的並非本人。

以網遊的角度來看,操作者換人是蠻少見的情況。

但是以職業角度來看,那又不一樣了。

七葉一枝花沒接觸過什麼職業人士,但是榮耀玩了一段時間,要有點概念倒不成問題。

他的腦中浮現了一個想法。

無敵最俊朗,只是小號。而且是為了某個原因,特地潛伏進公會的小號。

至於原因,七葉一枝花覺得自己不用猜了,小手冰涼不就離開了嗎?

那是誰在操作無敵最俊朗呢?

他又看了一遍名單。

那個人必須要熟悉騎士這職業,具有精準的操作,還有相當猖狂的個性。

七葉一枝花得出了一個讓他不敢置信的答案…

君莫笑。重要的是君莫笑背後傳得沸沸揚揚的操作者,葉修。很多人都認定這就是原本的鬥神葉秋。名字什麼的,七葉一枝花沒有再計較下去。

他原本也考慮過再睡一夏的操作者孫哲平,但是想到那兩個星期無敵最俊朗毫不間斷地陪著別人下副本,實在不像一個手傷退役的選手會做的事情。更何況再睡一夏還是進入八強之後,才加入名單裡。

網路上對於這枝隊伍討論的也十分熱烈,七葉一枝花看了看,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不過七葉一枝花沒有多說,公會裡面更多的人關注的還是聯盟賽,霸圖戰隊的氣勢銳不可擋,看著老將們奮力一搏,很多人也熱血了起來,每天都吵吵鬧鬧的。

七葉一枝花倒是默默的關注著挑戰賽,老將?這裡不也有好幾個嗎…

對於葉秋退役,很多人的說法都是狀態下滑。

但是實際看過無敵最俊朗把騎士這個職業玩得多麼出神入化,七葉一枝花是再也不敢這麼想。

葉修原本的職業可是戰鬥法師阿,但是連騎士他信手拈來都比一般玩家強悍,還有什麼好說的。

 

隨後挑戰賽準決賽,興欣對上誅仙戰隊,勝利。

七葉一枝花看完線上轉播的比賽,轉眼又開了一個影片來研究。

他想到了小手冰涼…之後他多少也聽聞了一些有關於小手冰涼的事情,尤其是當小手冰涼待在興欣裡,真的開始打起挑戰賽時,那時公會跟其他分會討論才叫一個熱鬧。

一年多前,他們都還是分公會裡面的小角色。

一年多後,其中一個已經準備成為職業選手。

七葉一枝花的年紀不小,算起來比葉修還大些,對於職業選手雖然不抱期望,但總幻想過。

在榮耀中,他一直覺得能陪著熟人陪著朋友就好。競爭較勁那些事情,他總是提不起勁。

但是如今,當他偶然間揭開一些事情之後,他終於看見了他人的認真,那份對遊戲的重視和執著…

為了尋找一個牧師,所以臥底了整整兩週,還幫忙打完各式各樣副本?

七葉一枝花無法想像自己能做到這種事。

正因為他不能,所以更佩服。

他也覺得自己再也不可能不注意這麼一支隊伍。

興欣。君莫笑。

 

挑戰賽決賽前一天,七葉一枝花和一群人又聚在空中陵墓的副本之前。

他的位置是副T,之前的新人騎士已經徹底佔有了主T的地位,相處了一段時間,大家都發現新人騎士只是年輕不太懂事,適應之後交情馬上融洽起來。

他們攻略副本,用的還是當初無敵最俊朗指揮的那套。

一個接著一個的BOSS倒下…直到第九個。

「我來吧。」七葉一枝花忽然說道,熟悉他的人都有些意外,他向來不是會搶鋒頭的人。

「你行嗎?」主T問道

「你能幫忙的話那就更好。」七葉一枝花也沒有硬撐,坦率的回答。

「呃……好啊。」主T找不到理由拒絕。

那天,他們終於再次完成了整個副本。

在那之前,七葉一枝花反覆地看了無敵最俊朗的影片,然後練習了無數次的水戰。

他成功了。

七葉一枝花覺得鬆了一口氣,出了副本之後整個團隊都在互相喝采。

「幹的真不錯!有你的!」好幾個熟人走來拍了他的肩膀用力讚賞道。

喜之羊不在其中。

從幾個月前,喜之羊就再也沒上線過。

不光是他,當初的百人團中,好幾個都銷聲匿跡,甚至還有離開的。

七葉一枝花有時候想起無敵最俊朗的時候,也會連帶想起這麼一件事。

他們只是玩家,來來去去的,有時候說放棄就放棄。但是有些人不一樣,他們毫不厭煩的玩著同樣一款遊戲。

七葉一枝花覺得他玩了榮耀這麼久,第一次那麼全力以赴,什麼都不管的拼命練習,才終於做出這麼一件有意義,而且充滿成就感的事情。

然後他在公會頻道發言了。

「這麼久來感謝大家的照顧,我要退出了。」

公會頻道一下子炸了開來。

他接收到無數朋友捎來的慰問。

甚至有分會長的挽留。

「主T有人了阿。」這是七葉一枝花對別人說明的理由,附上很像他的微笑表情。

「公會現在需要很缺空位吧?」分會長看到的則是這條內容。

分會長沉默。

霸圖這次賽季的表現,的確引起了一大波入會的風潮,雖然仍然是牧師和拳法家為最,但也不乏其他職業。

重要的是,對很大部分的玩家來說,榮耀只是遊戲,人要留要走根本強迫不得。

七葉一枝花和其他人話別了幾天之後,正式退出了公會。

他等了五天,緊張了五天,也期待了五天。

最後他上線,找出了興欣公會,然後交出公會申請。

理由只有簡單的兩個字:粉絲。

 

終於能再靠近一步。

END

评论(2)
热度(57)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