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全職][黃葉]「夜雨聲煩,君莫笑。」

口同居設定,交往設定。

口超.短打

口※繁體字注意※

 

 

「夜雨聲煩」

大半夜的還在下雨,滴滴答答的。雨不大,就是下的很頻繁,綿延不斷。好像能聽見雨滴在不同的時間落下,錯開著敲打出聲音。

葉修是因為口渴醒來的,他一邊咳著,一邊覺得口乾舌燥。

醒來時他順手往旁邊一摸,另一側的床是涼的,他才想起來黃少天被他趕去客廳睡覺。

別緊張,兩人絕對不是因為吵架或發生什麼嚴重的大爭執而不合。

只是因為葉修感冒了,所以果斷決定分開睡。

當初黃少天慷慨買下房子的時候,就只有這麼一間臥室,現在回想來也是居心叵測。

葉修懶得多想,下了床準備給自己倒杯水喝。

當他離開臥室,經過客廳的時候,就看到一個人縮在沙發上,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

結果這人居然沒蓋被子。

葉修無言了一下,要是分開睡最後還落得感冒的下場,還不如一開始就死心一起睡算了。

他想歸想,還是繞到沙發前,拿起一旁的被子給黃少天蓋上。

說時遲那時快,他的手不經意地碰到了黃少天,然後就被抓住了。

因為感冒,葉修的體溫要高一些,黃少天捉到手之後,還把臉湊過去蹭了蹭。

葉修試圖抽手,卻發現緊地拉不開。他頓了一下,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很快地掐了一下黃少天。

他掐的很狠,黃少天馬上放鬆了箝制,他也得以抽手。

黃少天只是皺了皺眉,沒醒。

葉修呵呵了一聲,慢悠悠地走去倒水,喝了之後感覺才好上一些。

他拖著還有點發燒的身子回到了臥室,獨自一人躺回了床上。

窗外的雨落在框上,滴滴答答個沒完,雨滴不大,反而格外的吵。

不過葉修很安穩地閉上了眼,很快就沉沉睡去。

雨聲?那根本沒什麼。

聽起來不過像他的戀人在每晚睡前都會叨叨絮絮訴說的情話罷了。

 

 

「君莫笑」

 

今天黃少天睡在沙發上,有點委屈。

他很想跟葉修一起睡啊!可是葉修拒絕那叫一個嚴厲,說他可還是職業選手,健康狀況要注意,就算是感冒也有可能影響到比賽。

然後就不分由說的把他從臥室趕了出來。

好吧,其實葉修本來說睡沙發也可以。但是他怎麼可能讓一個掛病號的人睡沙發,而且那個人還是他的戀人。

只是黃少天想著想著,還是蠻不甘心的。

他不知何時睡著了,在差點滾下沙發時才清醒,醒來之後心裡還是滿滿的鬱悶。

黃少天索性爬了起來,還偷偷溜回了臥室,反正葉修也沒有因此特別鎖門。

其實說到葉修感冒這件事,黃少天是要負很大一部分責任的。葉修不讓他陪他睡這點有沒有懲罰的成分在,連黃少天自己都蠻懷疑的。

一看葉修,整個人都窩在被子內,只露出臉來,還因為感冒的關係顯得特別紅。

葉修睡的很沉,黃少天沒事左看右看,很想就這麼躺回床上睡。

不過他沒這個膽子。他不怕感冒,倒是怕感冒了之後葉修的反應。所謂的妻管嚴大概就是這種意境。

至少黃少天是這麼想的,他連碎碎唸出來都沒敢,就在心裡拼命刷屏。

他其實也很天人交戰的。

葉修在他面前睡得這麼毫無防備,讓黃少天覺得不撲上去把人吃了都對不起自己。

但是他想起葉修感冒的原因之後,還是乖乖地放棄了這個念頭。

黃少天有點感慨,不過他也沒有打算白白放棄這個大好機會。

他湊到葉修面前,蹲下,然後吻了葉修。

更正確的說法,是他貼著葉修的嘴唇,一時半刻還捨不得離開,他吻了很久,也很溫柔。

後來他會放棄這個動作,是因為葉修忽然動了一下。

我去葉修醒了要是現在他醒了看到我還待在房間內該怎麼辦!

黃少天嚇得差點跳了起來。

還是趕緊回到沙發上,現在裝睡應該還來的及,葉修搞不好也只是翻個身還什麼的,不過賭不起阿。

然後他一下子就竄出了臥室。

邊想邊行動,一點也沒耽擱到。

當黃少天溜回沙發上的時候,全身都是冷汗。

他慌張的連被子都忘了蓋,只知道要趕緊裝個睡死的人。

 

END

 

小後記。

兩個小故事,沒有前後順序。希望不同讀法可以帶來不同樂趣跟想像。

评论
热度(29)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