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全職]帳號卡八卦

口4/27的文,帳號卡活起來的故事。

口大概、沒有CP。
口無劇情,順著設定隨意打
口※繁體字注意※

---------

大概是從出道算起,大部分的帳號卡都會模仿主人的個性,不過還是不太一樣。
都還記得沒覺醒的事情,但是具體化的世界方面都還是雛兒,通常會讓同戰隊的人帶,大家感情都很好,超高級的八卦站。

---------


葉修離開嘉世那個晚上。
一葉之秋從帳號卡裡竄出,看著自己被好好的保護在精美的盒子內,孫翔則在房間內呼呼大睡。
他的心情很複雜。
他忘不了葉修將自己放手時顫抖的手。
帳號卡易主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但是一葉之秋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迎來這一天。
不過他很快拋下了情緒,身影化成白光,消失在原地。

他來到葉修身邊。
畢竟只隔一條街,帳號卡感應前任主人的能力還沒有這麼差勁。
那時葉修還在打榮耀,一葉之秋看到畫面之後就笑了起來。
葉修用的是君莫笑,那可是他們很懷念的夥伴。
他回過神來時,發現沐雨橙風已經站在自己旁邊。
「老夥伴也要醒了,期待不?」一葉之秋說。
「當然。」沐雨橙風回了一抹微笑。


帳號卡有個很奇怪的世界。
只要他們不被使用的時候,就可以在主人待的世界走鬧,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看見他們。
一葉之秋自己歸類出來的答案是,他們待在一個和主人重疊但是不同層次的空間裡,而對他們來說界線完全透明。
他們很自由,甚至可以到處串門子,但是只有真正加入職業圈的帳號卡才能甦醒。

他們待了沒多久,另一個身影也到了。
氣沖雲水。
但是氣沖雲水的神色不太好,他現任的使用者算是半個反葉修派的人。
他猶豫的神色還沒說什麼,一葉之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指向螢幕。
氣沖雲水也跟著看到君莫笑的名字,他有點驚訝得睜大了眼。
「葉修會回來的,而且將是我們的敵人。」一葉之秋說。
「真新鮮。」氣沖雲水答。



葉秋退役的消息出來那晚。
大部分的帳號卡都聚在一起,大聊著這個大事件。
「韓文清差點沒把我給摔了。」大漠孤煙提供第一手消息,心有餘悸。
「藍雨那邊黃少天看著消息一直嚷嚷著,我們才要瘋了。」濤落沙明說道,今天他們全體都過得很痛苦,連索克薩爾都同意海扁夜雨聲煩一頓出氣。

「嘉世那邊到底想幹嘛啊?一葉之秋你有沒有消息!」鬼迷神疑問。
「我哪知道。」一葉之秋很平淡的回答。
「少騙了,你不是要換操作者嗎?嘉世一直都有問題對不對,幹嘛把八卦藏著不說阿。」鬼迷神疑繼續堅持。
雖然帳號卡可以到處打轉,不過不特別繞去其他戰隊家這點還算是個共識,更重要的是,隱密的事情提早知道的感覺就像被劇透似的,毫無樂趣。

「說了其他人還有臉來嗎?」一葉之秋回道,鬼迷神疑聽了便安靜下來。
選手之間的事情的確和他們無關,不過就像他們會被選手影響個性,總是會有些帳號卡對於選手的交情好壞很在意。
好比劉皓的暗無天日,劉皓本人跟葉修有摩擦這事情賽場上沒瞎眼的看的出來,但是暗無天日本人當初覺醒的時候就是一葉之秋帶出來的,對一葉之秋的態度相當尊敬,是跟選手個性截然不同的經典例子。

「換了操作者也算是大事了。」索克薩爾平和的說道,他自己也經歷過轉換,而且操作者個性落差極大,他個人比較偏好喻文州的風格。
「好壞還說不準。」石不轉跟著開口。
大家的視線齊齊看向了某兩人。
百花撩亂聳聳肩苦笑。跟原先的大神張佳樂比起來,他現在的操作者鄒遠被賦予的壓力太大,所以發揮的不算好。
「呵呵。」一槍穿雲就笑了兩聲,他的情況正好相反,周澤楷接手之後一下子反而變成神級帳號。

不過一槍穿雲的個性倒不像周澤楷那麼寡言沉默,很多人可是聽過他在第五季時說過「我覺得當個沉默的美男子似乎也不錯。」這種話,現在的笑聲聽起來反而格外有種嘲弄的語氣。
「三零一有沒有什麼計畫啊?」鬼迷神疑又八卦了起來。
「別看我啊,我們戰隊也是今天才知道消息的。原本的計畫都被打亂了。」風景殺只能雙手一攤。
「你們呼嘯自己難道沒問題嗎?」百花撩亂帶頭反問了一句。

「我自己狀態很好啊。」鬼迷神疑理直氣壯地說道。
廢話!好幾個人沒忍住翻了白眼。
帳號卡有狀態不好這回事嗎!問得當然是選手!
「你就別裝死了,別人的八卦問這麼勤,現在不回答對嗎。」一葉之秋說道。

「如果你們是指林敬言,唐三打認為他還能打個一、兩年。」鬼迷神疑哼哼兩聲,這才說道。


補兩小點。


換成林楓之後很不習慣的鬼迷神疑。
「林楓沒什麼不好的…就是打得太正直了。」鬼迷神疑揪著心誇張的說道,他可是很喜歡方銳的猥瑣風格。

「跟你換行不行?」海無量比鬼迷神疑還鬱悶。



「把你家的熊孩子領走行不行…」王不留行罕有的踏進藍雨的範圍內,一手抓著掙扎的流雲。
「飛刀劍忽然從帳號卡內被抓出來的時候都要嚇死了。」他訴說著流雲的『惡行』。
「而且還說新秀挑戰賽盧瀚文要挑戰劉小別。」
這句話一出來微草的都被雷了一下,說好的保留神秘呢!!新秀賽的樂趣馬上沒了啊!

「真不好意思…」索克薩爾拎回流雲,開始懺悔自己為什麼要學喻文州一樣把流雲交給夜雨聲煩指導。



八季末知道肖時欽要轉嘉世的每個人很激動。
生靈滅:「天知道當初聽到消息時我多想掐死肖時欽,雖然後來還是諒解了他的理由。」
然後嘉世要出局也是件大事。
「少了你真不習慣。」大漠孤煙捶了一葉之秋一下。
「我們沒那麼容易埋沒的。」一葉之秋笑著回道。
離開職業圈的帳號卡都將要進入沉睡,這是鐵則。


第十賽季是帳號卡們異常熱鬧的一次。
從訓練賽殺出來的興欣、走正規登記卻多是前嘉世成員的神奇,還有轉會回來的沐雨橙風、一葉之秋、生靈滅、回雲等人。
讓帳號卡們熱熱鬧鬧的全聚在一起,開始熱烈地打聽起八卦…  
「醒來的感覺怎麼樣?」也剛轉醒的一葉之秋很要好的搭著君莫笑問道。
剛甦醒的帳號卡對於嶄新的世界觀大多還是茫然一片,君莫笑等人還是被人強制從帳號卡抓出來認識新世界的,他好奇的東張西望,身後全是興欣的角色們。
發現大部分的角色都乖乖地待在原地,有經驗的沐雨橙風開始拉著寒煙柔等人四處打轉。
「這就是我們未來的敵人嗎?」一寸灰問道,他們雖然跟著選手從訓練賽中殺了上來,實際上對於職業圈的角色卻毫無概念,現在看到所有人不分你我的打鬧著,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他一邊看著,一旁不知何時跑來另一個人,拉著一寸灰東瞧瞧西看看的,然後才露出笑容。
「?」一寸灰望去。
「我是木恩,我的主人注意你的主人很久了,他們以前是朋友。」木恩說道。    


不過興欣一眾角色很快就習慣的情況,他們在網遊待的時間比較長,等於意識已經在培養著,就像第九賽季出道的流雲也是一下子便融入整個圈子之中。
其中又以君莫笑跟迎風佈陣調適得最快。
這不,迎風布陣已經到藍雨那邊,開始騷擾著索克薩爾,「嘖嘖,索克薩爾這名字取的不錯!你的主人真有品味。」
然後索克薩爾只能呵呵笑幾聲…拒絕延續話題。    
君莫笑和一葉之秋幾人也是很快就像兄弟似的肩搭肩聊了開來。
畢竟原本就已經是認識超過十年的老朋友,一葉之秋跟君莫笑聊了葉修前幾年的情況,君莫笑則說了近兩年的情況。
「比賽好好加油。」一葉之秋最後漢君莫笑說道。
「當然。」君莫笑也回了一句。
如果畫面就停留在這裡,看起來是多麼的美好。    
可惜在第一輪結束之後,兩個人就開始互掐起來。
「太過分了你們!十比零橫掃啊!」君莫笑扯著一葉之秋的臉皮,很多角色在一旁仰視,一葉之秋算是很早期就覺醒的大神,就算感情再好,也不見得能這樣互動。
「掐我做什麼!是我打的嗎!你找一槍穿雲算帳啊!」一葉之秋在救回臉頰之後抗議道。
君莫笑轉頭看向一槍穿雲。
「可以替以前報仇,感覺還不錯啊。」一槍穿雲指的是五賽季以前的事。
「那你應該先勒死一葉之秋…真的」君莫笑很誠懇。
說起新加入的角色中,所有人最好奇的還是君莫笑。
這可是在第八賽季就風風火火好一陣子,甚至還跟夜雨聲煩打上一架的角色。
那時一大群人都跑去參觀了,對於這麼一個還沒有踏入職業圈卻已經人盡皆知的帳號卡真的是充滿了無數的好奇。
「因為操作者是葉修吧。」石不轉給了評價,大家都很認同。     
至於葉秋葉修這種事情,早在一葉之秋說溜嘴之後,基本上已經成為常識中的常識,並列為新人加入之後馬上會被科普的概念之一。
「如果這人當初把所有角色都玩了一遍,這個世界應該就爆了吧。」無浪則說道,連個散人都能玩出這麼恐怖的高度,什麼職業大概都是信手捻來。
「二十五個一葉之秋喔…不好吧。」不知道誰喃喃自語了一句,所有人想了之後都抖了幾下,覺得腦洞太大也不是件好事。


帳號卡之間有些關係像兄弟,有些關係像師徒。
再睡一夏的出現大家都很陌生,但是選手卻又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人物。
這時候通常會引發點小問題,像是誰要負責照顧跟指點新人,本來都是戰隊的人包辦,但是有時候又會是相關者負責處理。
「落花狼藉,這可得算是你的人。」夜雨聲煩打趣道。
「叫義斬的人去搞定。」落花狼藉果斷說。
「我們可是新人,懂得也不多。」斬樓蘭把話題又推了回去。
「我也是第九賽季才回醒。」落花狼藉陳述事實。


帳號卡中公認最幸運的傢伙是百花繚亂。
畢竟他換了主人之後,居然又給換了回來,這麼奇特的遭遇,可是其他帳號卡未曾經歷過的,大家馬上有志一同的賦予了百花繚亂這麼個稱號。
「靠!你們故意的吧!」百花繚亂又被張佳樂接手操作固然開心,但是所有人鼓掌的那麼殷勤,完全是嘲諷來著。
百花繚亂獲得了跟現實中的主人完全相反的評價,但是一樣鬱悶。


夜雨聲煩其實是個很安靜的人。
安靜到所有只熟悉他賽場上風格的人都很不習慣的地步。
「夜雨聲煩說過,他已經在賽場上把這輩子說話的量都用完了。」沐雨橙風很好心的跟興欣的新人們解釋道。
其他人則在一旁笑瘋了,每次只要這件事被傳遞給新人們,他們都覺得新人那臉一定是我聽到的方式不對的表情有趣至極。
「………」夜雨聲煩比一槍穿雲還想當個安靜的美男子。


另外一件足以顛覆很多人世界觀的事情,是暗無天日跟一葉之秋的關係。
當初暗無天日是一葉之秋帶出來的。
暗無天日對一葉之秋可以說是相當的尊敬。
雖然比賽中一葉之秋很常對暗無天日批評,但是問題也只是出在兩位選手身上。
不過實際上知情的人其實也不多,暗無天日一直對於主人對一葉之秋主人的行為舉止耿耿於懷。


帳號卡通常都是樂天性格。
只有年輕的帳號卡還會特別在意勝負,老一點的帳號卡都表示大風大浪都見過,昨日朋友今日敵人,他們什麼都看得很淡,覺得八卦各家的人的事情還比較有趣。
雖然每年總是會有兩組戰隊的人帶著他們的帳號卡消失。
好幾張帳號卡就這麼樣陷入沉睡。
嘛,反正也有新的人加入就是了。


通常大家都很樂意分享賽場上發生的大小事。
每次比完賽的時候總要出來聚一聚,然後彼此打趣。
最熱鬧的時候大概要屬全明星周末和總決賽。
「居然是石不轉!!」鬼燈螢火看到擂台最後一場時都要笑翻了。
「鬼刻前輩這場要怎麼打阿?」青之驅還是個小年輕,憂心忡忡地問。
「還能怎麼打?就照平常那樣吧…」殘忍靜默在一旁看似冷靜的說道,然後也轉頭大笑去了。


沒了!
換新頭貼刷個存在感!

评论(2)
热度(37)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