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全職]段子集:201504

口基本上葉修中心
口※繁體字注意※


1.(4/8)
張佳樂是個對「運氣」之類的詞相當敏感的人。
但這不是因為他迷信,而是經歷所導致的慘痛後果。
他也很鬱悶,這種鬱悶幾乎都滿溢出他的內心,沾染在眼底。
只要他聽到「第二」這個詞就會下意識的反應過來,效果簡直像在QQ裡設置了關鍵字一樣超群。
其實他的成績也不算太差勁,沒進過決賽的選手比比皆是,大部分的人也不會特別拿這點來說笑。
說大部分,就是因為的確有那麼小部分的人會這麼做。
更精確地來說,是只有一個人特別愛說,三兩回碰頭一定來上這麼一句,簡直成了習慣一樣。
偏偏那個人還特別有資格,三次冠軍在手,張佳樂想反駁都抬不起頭來。
「能在準決賽遇到還真幸運阿,你不用愁再拿個亞軍了。」
「你滾蛋!」
兩個人見面三不五時就會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一番,雖然輸的總是他。
張佳樂偶爾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他輸了,是事實。
拿了亞軍,是事實。
他是難過,但是在那個人調笑之下,再難過都會直接變成動力。
「你等著阿你!下賽季再來!」
張佳樂總是這麼說道。

重點是。
張佳樂,最近覺得自己很幸運。
偶爾中點小獎,半猜測的事情總能答對,做事比以往順心許多,他自己都暗自咋舌。
轉運嗎?他想了想,然後很快拋開這念頭。他可一直都沒承認自己倒楣!
雖然他一度的確有種衝動,想去敲葉修,炫耀一下最近的事。
這個想法也是很快被他丟下了。
找葉修聊運氣?
那後果肯定是要被氣死的。

2.(4/8)
第十一賽季全明星!!
以後的人,都說這賽季是戰鬥法師稱霸的一次。
原因無他,這次全明星中,居然入選了三名戰鬥法師。
包括輪迴的孫翔、興欣的唐柔、嘉世的邱非。
這樣的結果,也引發一股徒弟論戰的熱潮。
孫翔的位置一向很穩,除了第九賽季在挑戰賽外,加入輪迴之後,支持者不減反增,這賽季的輪迴依舊強勢,讓人看好他們能再次奪冠。
唐柔自從第十賽季決賽成功逆轉一挑三之後,人氣一下直竄而上,很多人開始對於這位不受輿論壓力影響的選手產生高度的好奇,加上身為女性選手,卻又極端霸道的打法,她在十一賽季的優秀表現,終於讓她登上全明星的地位。
最後一位的邱非,情況和當初的鄒遠有些相似,卻又不同。很多嘉世的舊粉絲們幾乎是簇擁著團結起來都投給了他。不過邱非在比賽中的表現也相當穩定,暫時看不出來新秀牆對他的大影響,也被認為將是這一季的最佳新人選手。
而這一排羅列出來,很多人都在其中找到了饒有趣味的關聯性。
葉修。
原先最出名的戰法角色是一葉之秋,現在在孫翔手上。
唐柔所屬的興欣是葉修帶出來的。
邱非不但嘉世出身,而且老早有人出來爆料,說他是在嘉世時期,就最被葉修重點栽培的人。
於是好一段時間大家都開始津津樂道了起來,這些人中,到底誰是葉修的真徒弟呢?

3.(4/9)
「各位!我終於成功了!」藍雨榮耀社團裡,某人在電腦前爆出喜悅的呼喊聲。
「我約到興欣跟煙雨的社團一起開聯歡會了!!」
那個人興高采烈的宣布戰果。
他這句話激起千層浪,不少社員跟著嚎叫起來,還有人瞬間就忘記自己還在打遊戲,直接就離開電腦前面,硬是要前來拍拍那人肩膀表達讚賞的。
他們藍雨社團,已經沒有女社員很久了。
這件事不知道被其他校的人嘲諷過多少次,社員們可是鬱悶很久。
「我說你們在吵鬧什麼啊!啊?聯歡會?興欣跟煙雨?這質量很高啊!誰爆了人品有辦法同時約到這兩校的社團?而且這人數不對阿,不可能只有我們藍雨參加吧?」剛走入社辦的副社長黃少天只是詢問了幾句,馬上又回答了更多句。
眾社員一想有道理啊!怎麼能邀到兩個學校的人呢!
頓時眾人目光又轉向剛剛說話的仁兄。
「咳!」那人忽然被一群人看著,臉上終於浮現一絲心虛的表情,「這個…還有輪迴的榮耀社團啦…」
「我去!」「沒搞頭阿這!」
社員們馬上委靡了起來,剛剛還熱切讚賞的眼神馬上轉成了鄙視跟失望。
就像所有人都愛開玩笑的,藍雨學校沒女生,興欣煙雨多美女,輪迴呢,那可是出產帥哥的高質量社團!
尤其他們的社長周澤楷,完全是模特等級俊秀臉蛋。很多人都在私下咒罵,這麼帥的人何必來打遊戲呢!還打的奇好無比!要不要人活啊!
「別這麼沮喪嘛…聽說輪迴的目標是興欣阿。」那人只好再解釋道。
藍雨跟興欣的關係一向不錯,要找個理由聚會不算太困難。
那人可是費了一番功夫,才靠興欣吸引到輪迴的人、然後再用輪迴來吸引煙雨一起參與。
可惜其他人都不懂他這番苦心,他只能揪著心口繼續說下去。
「而且這次人這麼多!總不會所有人都找周社長湊去吧!支持點啊!」
他試著鼓勵其他社員。
這番話多少有了點效用,社員們精神上看起來好了很多。
不過聯歡會也不是他們想參加就參加,很多人想到這一點後,又看向了一直待著卻沒有多表態的社長-喻文州。
「去了也不錯。」喻文州沒讓他們失望,乾脆地答應了。
其他人繼續歡呼並且開始思考如何打扮搭訕開話題的時候,黃少天倒是湊向了喻文州,看起來也是一臉高興。
「上次打完比賽之後就沒跟興欣碰面了,好久沒看到老葉了阿,那傢伙會答應這麼一件事情才真稀奇,他不是最不喜歡露面什麼的。」
「應該是拗不過蘇沐橙的要求吧。」喻文州回道。
「蘇沐橙?喔?她想跟她的好姊妹楚雲秀碰面嗎?那也不需要玩這麼大的場面吧!還把輪迴給拉上了!嗯?等等,她們難不成是想看看周澤楷??」黃少天天生的多話性格,總是邊說就邊推測出一個八九不離十的答案。
喻文州沒有再多說話,不過也沒有否認黃少天的猜測,只是笑了笑,又把目光轉回那群還在興奮的社員身上。
輪迴方。
「成了!」江波濤鬆了一口氣,他再討論不出一個好結果,估計在後頭死死盯著情況的杜明會直接把他在座位上給晃暈。
「藍雨跟興欣!」杜明相當激動的說道。
「還有煙雨阿可別忘了。」旁邊的呂泊遠提醒道,雖然他知道杜明關注的其實也只有興欣。
「都把社長給賣了,杜明你不拚一點可不行啊。」吳啟在一旁調笑道。

4.(4/10)
葉修很喜歡到喻文州家蹭飯,這件事大概要推回一段時間前。
葉修沒有下廚習慣,通常都是外食搞定,只是偶爾從隔壁飄來的香氣還是會讓他猛吞口水。
後來兩人熟悉了之後,葉修才沒了這層顧慮,喻文州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飯桌上的菜色不知不覺便成了兩人份。
這一天喻文州煮好了晚餐,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葉修似乎是累得睡著了,他的頭微微的歪到一旁,整個人還保持著坐姿,就這麼靠在沙發上。
喻文州沒有馬上叫醒葉修,而是小心翼翼,不發出半點聲響的靠近葉修,對方睡得很沉,沒有絲毫防備。
有股念頭猛地在喻文州心裡滋長起來,他伸手抬起了葉修的下巴,動作極為輕柔。
但是喻文州沉默了良久,最後還是若無其事地叫醒了葉修。
黃少天三不五時也會找喻文州蹭飯,然後有時候就是他們三個人熱熱鬧鬧的一起吃飯。
直到某天葉修搶走了黃少天碗裡的食物,然後黃少天反應過來之後,拉住葉修的手直接張口就把食物吃回來之後,黃少天就很少出現在他們的晚餐時間裡了。

有天他們住的公寓不遠處有個煙火活動,劈哩啪啦地響了半個晚上。
葉修對煙火沒什麼興趣,倒是出門的時候,發現喻文州獨自一人站在門廊前。
喻文州注意到葉修開門的聲音,半轉過身來微笑著打了招呼。
當時剛好綻放了一朵特大的煙火,光芒映在他的側臉上,閃出五花八門的燦爛顏色,忽明忽暗。
葉修就這麼鬼使神差的停留下來,最後跟喻文州一起看完了整場煙火。

5.(4/11)
要是當初第八賽季蘇沐橙把葉修叫上台。
「這位觀眾你玩什麼職業呢?」
「散人。」
「啊?」
「就散人。」

葉修大大自己帶卡上>>
君莫笑!
當這名稱出現時,會場引起了一小波的騷動,來自十區的會長們又是倒抽一口氣,又是咬牙切齒的。
不過十區剛開放沒多久,會參加全明星活動的又大多是老玩家們,這波騷動沒多久就平息了下來。 只是幾個會長湧起一股活動結束後想堵人的衝動。


6.(4/15)
多過了幾年之後認真體會到葉修多猥瑣多沒下限的八九十期們V.S葉修。
IN網遊中搶boss。
「曾信然前輩!那就是傳說中的君莫笑嗎?!」
「!!!!!!小心千萬不要接近他!!!!!!!!!!!」
「啊?有這麼可怕嗎??」
「那是當然的,我出道第一場比賽,就被君莫笑給完虐了。(心有餘悸)」
「可是前輩你偶爾也會被其他人給完虐啊?」
「(敲頭)懂不懂禮貌!其他人我現在也是有一拚的能耐了,可是只有那個君莫笑,你碰到他幾次,就被虐幾次,虐到你再也不想再碰到他為止。只有藍雨瘋狂的兩個傢伙才會想一直找他單挑。」

盧瀚文>學會了黃少天的煩人技能,但是僅限於重複字句複製貼上。現在跟黃少天一大一小定時吵著跟葉修PK。
「葉修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前輩PKPKPKPKPKPKPKPKPKPK」
「老魏你管管你家熊孩子行不行?」
「開什麼玩笑?我現在可是興欣人(一臉正氣)」
因為盧瀚文跟黃少天太煩人,葉修還收到來自不同戰隊的集火抗議。

7.(4/22)
男子獨步走在漫長的小徑上,周圍全是荒涼的土地。
陽光洋洋灑灑的鋪滿整片大地,卻因為不時吹起的涼風而減去了灼熱感。
男子的表情一派輕鬆,觀光似的打量著周遭的景象,雖然他眼前一片開闊,空蕩無物。
他被研究團隊扔下,大約是一小時前的事了。
男子所屬的研究團隊稱為嘉世,是數一數二的大機構。
只是因為人多,機構內的關係也無比複雜。
男子的職位在嘉世中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招得人眼紅。
男子從來不在意這一切,只專心於自己的研究上。
對他來說不幸的是,嘉世的贊助者也不喜歡男子的態度,也造就了嘉世內的風氣。
今年有著文獻記載中,百年才會出現一次的異變。
風聞了消息的機構都已經蓄勢待發,老早就前往目的地進行等待,只要能最先掌握異變的緣由,就能領先群雄。
不只是嘉世,藍雨、微草、霸圖、輪迴等等一線機構都已經先後出發。
嘉世和目的地的距離不近不遠,大概要幾天時間,今天則是出發的第三天,正常來說晚上就能抵達。
男子估量著,他大概還得走個一天,才能趕在明日中午前及時趕到。
嘉世的人或許也是算好了這點,才會忽然這麼做。
要不是和男子最好的夥伴被排開了這次的行程,或許也不會落到這般下場。
是誰主導的,男子心裡早有答案,對方完全是吃準了贊助者的態度,才這樣噁心他。
雖然那人的算盤大概要落空,因為男子沒什麼特別的態度,只是他研究的裝備也在團隊之中,手邊只有之前留下來的未完成物,讓男子有些困擾。


有個掙扎算不算段子,沒放

评论
热度(4)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