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全職]段子集:201505+06

口葉修中心
口※繁體字注意※

1.(5/12)
不知何處響起了鐘聲。
你隨著聲音而前進,走過鋪著石板的小徑,最終踏入一個廣場中。
銅黃色的物體在高塔上晃進你的視野底。
鐘一前一後地搖擺著。
噹。噹。噹。噹。
悠然地在空氣裡泛起了漣漪。
幾個小孩子嬉鬧著跑過你的腳邊。
廣場上的攤販熱情地吆喝著。
噹。噹。噹。噹。
鐘聲在你耳中產生起耳鳴般的暈眩感。
昨晚,男子對著你開口,「對不起,我沒想過我們該在一起。」
在愉快的環境裡我特別的感受到了孤寂。
周遭一切和自我本身產生一種斷裂。
我在崖的這頭,他們在崖的另一頭。
你聽見幾名婦女閒話家常的聲音。
聽見一個母親在教導小孩的聲音。
聽見旗幟在風中拍動的聲音。
聽見鐘聲。
不知道哪裡傳來音樂,響起合唱聲。
一個人在街頭上拉起小提琴,群眾們喧嘩著拍手鼓掌,還有持續不斷的零錢碰撞聲。
廣場上的泉水噴湧著,水聲嘩啦啦。
你也聽見自己沉重的呼吸聲。
一吸一吐。
好多話藏在期間,隨風而散。
再多的聲音都掩蓋不住男子昨晚的話語。
它在心中響起。
它在耳邊響起。
它在腦裡響起。
那一刻你覺得全身都是冷的。
即使照耀下來的陽光再明媚。
眼前的景色再熱絡。
微風搔弄著髮尾,你卻希望他再狂躁些,將你給撕碎。
然後就此消逝。
嘴角揚起時眼裡卻蓄著淚。
你想說。
我沒事。
我很好。
沒什麼大不了的,真的。
卻有隻手勒著脖子,把所有情緒都哽在喉間。
只能將其埋葬在心中。
為那份感情造一座墓。
無聲哀悼。

那一天國家隊正進行回國前的觀光,黃少天卻掉了隊迷了路。
他們在一座小廣場上找到他。
黃少天一如往常地聒絮著,說他聽到鐘聲不小心就走了過來,為了不繼續迷路就在原地聽了好一會兒的街頭表演,還扔了些錢,跟幾個小孩打鬧在一塊,外國人很熱情地跟他說了什麼雖然他聽不懂不過也跟著雞同鴨講好一段時間,兩個人還聊的異常歡快。
最後真讓他等到大夥找到他。
所有人都無言了一把,李軒還要喻文州好好看管自家戰隊的成員,別讓人瞎操心。
喻文州笑著表示現在所有人可都在一個團隊,要負責當然是全員負責。
所有人一聽都不樂意了,連忙撇清,前幾天打國際賽的默契全都煙消雲散。
黃少天言談間轉了轉目光。
最想要看見那個人不在現場。
蘇沐橙注意到他的視線,湊過來解釋葉修先幫他們打點回國的行程去了。
黃少天胡亂點頭回應。
.
但直到他們回到飯店收拾完行李,最後走入機場時,葉修都沒有出現。
葉修沒出現這點的確造成了一點慌亂。
但是回國的機票都已經備好,遙遠的馮主席聽到消息扶著胸口,果斷決定讓一行人先行回國。
葉修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習性意外幫了忙,回國後推託幾句媒體也就信了只是多唏噓幾聲。
只是他們各自回歸戰隊之後便再沒聽到葉修的消息。
人間蒸發。
下落不明。

2.(5/16)
黃少天是個說書人。
他天生語速快,講話又清晰,打小起就是個別人講一話,他回十句話的聒噪個性。
他們家錢不多,黃少天也不是什麼讀書的料,倒還識得幾個字兒,最後買下一些書,他捧著就上了街頭,講起了故事。
他對劇情意見特多,常常講了一半硬要穿插自己的想法,惹得其他人聽了哈哈大笑,就在不知不覺間攢起一定的人氣。
他要講起故事時,周遭總圍繞著幾圈人,他吐槽的越犀利,人們聽的越高興。
而一則中短篇的小故事也老是被他追加的評論給拖的老長,一般說書人四五週可以說完的書,硬是讓他花上一倍的時間,額外賺了不少銀兩。
不知怎地,某天黃少天喉嚨患了病,開口就疼,像有人勒著脖子,他越是努力想講話,被勒住的窒息感越強烈。
說書人的工作也因此耽誤著。
有時候他走在大街上,幾個認得他的人還會湊上來詢問,上次的故事還沒說完,接下來怎麼發展啊?
他也回答不了,搖著頭指著脖子,不少人識趣,理解之後就散了。
但也有蠻不講理的,逼著黃少天就要他說話。
某次來了個大官,底下的人沾光似的也都跩上了天,把別人都當成土包子。
他們不知打哪風聞了黃少天的事情,簇擁著就要他開口說書一段。
黃少天心理挺不爽,可惜他最大的武器就是那張嘴,現在完全派不上用場。
那群人氣焰高漲,還恐嚇著,說不開口就隨便給他安個罪名,拉去衙門罰幾杖。
他們罵得過癮,還談起了什麼諸九族的,雖然只是虛張聲勢,不過黃少天激不起別人開他親人玩笑,眼神一冷,正打算耐著痛開口罵人。
一隻手忽然搭上他的肩,然後劈頭便是一句話。
「別管他們,你別開口,有東西纏上你了。」

3.(5/18)
葉修一大早就被黃少天吵醒,黃少天用鳥嘴戳著葉修,煩的葉修直想把他封印起來。
葉修住在一棟大宅裡,除了他一個人類外,還有無數的妖怪陪伴著他。
大部分時間妖怪都會沉睡在自己的封符裡,輪流輔助葉修。
某一天一個婦女找上門請葉修幫忙。
她抱著一個孩子,身體有些顫抖。
第一眼,葉修就看見孩子身上的鏽蝕,密密麻麻地舖滿了整個皮膚,孩子睡得正安詳。
當他接過孩子之後,發現孩子意外的沉重,而且全身冰涼,像抱塊石頭似的。
婦人看不到鏽蝕,但是在背小孩工作的時候,發現他一天天的變重,卻沒有任何長大的跡象。
葉修答應這個委託,決定找出原因。
婦女的丈夫幾年前就死了,她為了家計,在布屋裡打零工,所以便把孩子留在葉修家離去。
葉修檢查了孩子,發現孩子身上最明顯的,是腹部特別突出半圓形狀,用手指戳了幾下後,像普通皮膚一樣柔軟了下陷後反彈。
而鏽蝕在長在孩子膚上似的,也刮不下,摸起來特別粗糙。
葉修喚了喻文州張新傑肖時欽幾人討論。
孩子則交給其他妖怪照顧。
張佳樂也很感興趣的冒了出來,沒想到一出現孩子就忽然放聲大哭。
大家還在吐槽是不是張佳樂嚇著小孩了,葉修想了想後卻把張佳樂召回封符中,小孩馬上安靜下來。
隨後葉修甩了另一張封符,鄒遠就被莫名其妙地叫了出來。
孩子又開始大哭。
張佳樂跟鄒遠都是花精之類的。
所以小孩的問題跟花粉有關係。一碰到花粉他就會下意識排斥。
葉修讓鄒遠試著去碰小孩,小孩沒辦法反抗,而鄒遠的手才剛靠近小孩,鏽蝕卻忽然動了起來,速度飛快的以鄒遠的手指為中心進行迴避。
而裸露出來的那一塊,卻是已經腐爛的皮膚。

4.(5/18)
在榮耀職業賽開始之前,一區有一個名聲響亮的雙人組合。
一葉之秋,秋木蘇。
聽說這兩個人默契特別好,一區不少首發都是他們打出來的。
久而久之,大家則發現這個組合奇妙的特性。
一葉之秋特別能打,不管是PVP還是PVE,他在競技場的勝率不但高,比賽場數也多得嚇人。
秋木蘇則是個談判的高手,聽起來溫和的聲音殺起價來倒是咄咄逼人,不少賣家淌著血,幾乎要把商品用成本價給賣了。
有人就分析了,這兩人互相合作,彌補彼此之間的缺陷,才能造就這麼完美的組合。
可是他們很快就被打臉了。
一群跟一葉之秋搶過BOSS的玩家紛紛表示,他們寧可跟秋木蘇談,也不想聽一葉之秋開口嘲諷,不然不知道要多吐幾升血,多少人不小心就摔爛了滑鼠砸壞了鍵盤。
還有一件事情。
有次一大群人挑著一葉之秋落單時,刻意利用地形圍堵他,逼著要讓一葉之秋死上一次。
一葉之秋強歸強,但是架不住人多。
那把却邪不知道掃去了多少玩家的血量,卻還是被人困死在一個山谷內。
沒多久之後一葉之秋就被掛了,還爆出一個紫字飾品,雖然破爛了些,不過玩家們能解一口氣,還是相當爽快。
但是他們沒高興多久,不知道誰甩了一顆手雷,所有人馬上被炸翻。
他們一看,原來是秋木蘇趕來了。
他們還沒來的及嘲笑,就被連番的攻擊打的狼狽不已。
尤其他們全都卡在谷裡,反而便宜了秋木蘇,人家站在高處手雷一扔,人就倒了。
幾個不信邪的玩家試圖貼身,秋木蘇競技場的勝負普普通通,所有人潛意識都認為他很弱,全是憑靠著一葉之秋的武力才安然無事,結果秋木蘇武器一換,雙槍幾發子彈又把他們給打落。
秋木蘇很弱嗎?
那些全滅的玩家們大力地否定了這個說法。
當時他們一群人,一半死於一葉之秋,另一半全是被秋木蘇單槍匹馬的擊殺。
有些人發出了質疑聲,那群人放上當天的影片,本來是為了誇耀殺死一葉之秋用的,倒也把秋木蘇那段給錄了下來。
看完的人沉默了。
那天蘇沐秋操作著秋木蘇橫掃完剩餘的玩家,有些玩家運氣不好,爆出了幾件裝備,他通通撿了起來,沒有一葉之秋抱出來的那件飾品,算起來總合的價值倒是比那件飾品還高。
「你叫我來不會就為了這樣吧?」蘇沐秋對葉修納悶。
葉修大概打了一半後,就分神硬是叫還在擺攤的蘇沐秋過來,還為此放水拖延時間,轟轟烈烈用完法力之後就被蜂湧而上的玩家們給擊殺了。
「我怕你PVP太久沒練了,手生啊。」葉修說道,一葉之秋死了之後他也沒復活,拿了蘇沐橙放在一旁的午餐就邊吃邊看蘇沐秋解決掉剩下的玩家,好不愜意。
「我不是有跟你打嗎?」蘇沐秋翻他白眼,懷疑葉修只是嫌麻煩省事,秋木蘇在競技場的敗場不知道有多少就是輸給一葉之秋的。
「偶爾要換個職業。」葉修一本正經地說。
蘇沐秋沒理他,繼續質疑,「你的法力夠你突破這裡吧?」
「這樣可不能全滅那群人。」葉修回答。
蘇沐秋還想吐槽些什麼,葉修就已經拍上他的肩膀。
「這不是還有你嗎?」葉修又說。
「行行行。」蘇沐秋回答,葉修的回答對他其實挺受用的,他把收穫丟回倉庫,轉眼又看向葉修。
「616房,密碼一樣,還不來比一場!」他叫道。


5.(5/18)
有個笑話是這麼說的。
「牧師和守護天使是榮耀裡最容易談戀愛的兩個職業。」
其實這話還真有些可信度,想想當你豪邁的衝鋒陷陣時,忽然來一道治癒術,刷刷地就幫你回復一些傷勢,那該有多爽快!
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拒絕和一個會治療的職業共事。
而牧師跟守護天使身為被保護的依賴者,又怎能不心動?
唉,不過笑話之所以是笑話,就是因為它沒這麼適用。
總有人會提起霸圖的石不轉,公認最強大的牧師。
石不轉幫人治療時,特別莊嚴特別認真,讓人肅然起敬,曖昧什麼的,誰能感受到阿。
再說牧師跟守護天使比較稀有一點,通常都是一個治療配四五個攻擊手,戰鬥起來,好一點的能穩住,慘一點的可就手忙腳亂了,常常放錯對象,這個傷好了又被治療一次,那個傷了幾次都無人問津。
搞到最後治療們只有「喔這個傷比較重一點,趕緊放個恢復術。」這種想法,剩下就是忙忙忙忙不完。
小手冰涼跟君莫笑還算是稍微符合這個笑話說法的一對。
不過大多人提起這點就羨慕忌妒恨,笑都笑不起來。
小手冰涼是個妹子,長得相當端正,個性冷靜,不玩裝可愛耍小任性那套。
至於君莫笑就更驚人了,絕對的男女通殺。高強的武力吸引男女老少,一般人對他的評價只有兩種,一種把他當仇人,一種把他當戀人。
這兩人怎麼走在一塊的,從表面上看,還真就是互相保護培養出來的感情。
君莫笑總是毫不畏懼的賣著傷勢,以換取最大的攻擊。
而小手冰涼在後頭十字架一擺,那些傷勢馬上恢復,打的敵人總是特別無力特別吐血。
就算想要對小手冰涼下手,那也得繞過君莫笑這關。
這兩人一搭配起來,所有人都要煩惱。
曾經的苦主比如一葉之秋就是最好的例子。

6.(5/22)
只要打開雨傘,就能撐起屬於自己的小世界。
.
雨天,葉修舉著一把傘。
他站的有些偏,讓出了額外一人的空間。
但是那裏沒人。

蘇沐橙鑽了進來,倚在葉修身旁。
「忘了帶傘。」她說,微吐著舌。
葉修把傘往她那邊靠去,自己肩上則落了幾滴雨。
「沒關係,有我在。」葉修說。

眼前的雨一下子遠去了一些。
葉修轉過頭,才發現韓文清站在一旁,舉著稍大的傘,就撐在葉修傘的上頭。
「這麼溫柔的老韓還真稀奇。」葉修調笑。
「囉嗦。」韓文清答。

一隻溫暖的手覆上他握住傘柄的手。
喻文州對著看過來的葉修微微一笑。
兩人一時無話,望著飄飄細雨。
「真寧靜。」喻文州先開口。
「比起藍雨的環境那是一定的。」葉修說。
喻文州知道他指什麼,也沒否定。
「是阿。」他答。

「老大你怎麼在這撐傘!」包子一邊嚷嚷著一邊靠了過來。
碰的一聲,人先撞上了傘邊,傘也連帶的歪了一大下。
「包子,要注意高度阿。」葉修哭笑不得。
「喔喔!」包子沒受什麼傷,神采奕奕的答。
「老大還是給我拿吧!」他一把搶去了傘柄。
葉修眼前的視野一下子開闊不少。
倒是飛濺進來的雨更多了。

7.(6/3)
黃少天跟葉修從國小就是好朋友。
雖然在大部分的人眼裡看來,大多是黃少天主動比較多。
某天有高中同學吐槽,你們難道是基友嗎
黃少天一開始聽了還反駁,說他們這麼純純的友誼都還能誤會看看網路對這個社會做了什麼等等,一長串話直接把吐槽的人給繞暈了。
可是後來黃少天自己也在意了起來。
每天習慣跟葉修一起上下學,中午時會找葉修吃飯閒聊,回到家後也不消停,繼續在網路上約戰。
說他們整天膩在一起都不為過,黃少天自己沒注意到,葉修倒也沒跟他說過什麼。
黃少天一在意起來之後就更糾結了。
開始思考自己該不會真的是喜歡葉修。
這導致他有時候身體下意識就找上葉修,結果話反而卡在嘴裡,平時豐沛的話題都說不出來。
黃少天的異常沒多久葉修就發現了,周遭的聒噪度馬上下降了一倍有餘,想部注意到都難。
不過他每次沒來的及問,黃少天自己就心虛地溜了。
直到某天黃少天才又闖到葉修面前。
「葉修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8.(6/3)
王杰希其實一點也不在意葉修對他的稱呼。
對他來說,那更像是一種調情的話語。
放眼整個職業圈,資歷比他還老的職業選手本來就已經不多了,會這麼叫他的人,也只剩下葉修一個人。其他人基於尊重跟禮貌還有輩分這類的因素,根本不可能會這麼喊。
這就像是專屬於葉修的特權。
只要聽到「大眼」這兩個字,他就知道是那個人在呼喚著他。

9.(6/3)
張佳樂每次考試都考輸葉修,因而被葉修冠上了「第二」的嘲弄。
張佳樂雖然每次都氣得跳腳,只差沒把葉修給勒死,可是最後兩人都還是打打鬧鬧的帶過這件事。
後來同學們彼此偶爾也會拿這點來調笑張佳樂,看他為此炸毛的模樣尋開心。
不過有批人很不爽葉修囂張的態度。
某次考試葉修無故缺席,他本人沒說理由,也放棄補考的機會,名次理所當然地掉到很低。
張佳樂因此拿了第一,那群不爽葉修的人開心的就像找到好機會一樣,一邊恭喜張佳樂,一邊數落著葉修的不是。
在他們看來,葉修拒絕補考這件事情,也是賣弄實力的一種手段,讓他們更加不爽起來。
張佳樂沒說什麼,他們就越說越過分,直到張佳樂重重放下手中的書,臉色平靜地有點冷漠。
那群人沒想過會在張佳樂臉上看到那種表情,帶著一種隱忍的憤怒。
張佳樂一直是班上公認的好個性,常生氣是一回事,但通常都是不帶情緒的罵一罵就過去了,他本人也從來沒計較過那些話。
結果那群人罵了葉修,反而踩到了張佳樂的雷點。
那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張佳樂真正的生氣。
他們查覺到不對勁,一個個安靜下來退開了。

10.(6/3) 8/29已完成
ALL葉
大家互相牽制
牽制到葉修根本不知道大家都暗戀他
只要有一個人決定去跟葉修告白,就會受到其他人的權力阻饒。
你害我我害你,最後就是人人都失敗。
又是尋常的一天。
EX
今天孫翔決定要跟葉修告白。
他還沒跟戰隊請假,江波濤就宣布說今天整天輪迴都要進行相當密集的訓練。
明明沒什麼特別的大事,孫翔想歸想,還是照著訓練表一一的執行。
為了告白,他做的極快,卻又極穩。
當他完成並和江波濤說明情況時,江波濤一瞬間露出為難的神情,並且看了周澤楷一眼。
孫翔順著視線看了過去,發現周澤楷也完成了列表的項目,卻還在做額外的練習。
看著隊長這麼認真,孫翔只好繼續留下來。
江波濤把事情完整的報告到某個特殊的QQ上之後,收穫了數十個讚的表符。
其中也包括他們家隊長的。
EX 2
方銳今天決定跟葉修告白。
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就不相信自己會受到外力干擾。
可惜內賊仍存。
他還沒找到時機跟葉修獨處,就被魏琛各種干擾。
方銳憤憤不平的抱怨。
魏琛表示各家公會,各提供一個稀有材料。他當然果斷賣隊友。
方銳沒想過這輩子會反被別人以號稱真誠的眼神看著。
他罵了幾句,只好放棄想法。
這當然只是表面上。
猥瑣流的精神就是出奇不意,他轉身回到電腦前面,然後就直接在QQ上敲葉修。
不過他沒來的及看到葉修的回應,忽然好幾個人都敲了他,窗口一個接一個地跳出來。
方銳提起手速把窗口火速都給關了,但是跳出來的新訊息更多,畢竟一個人的力量抵不過十來人。
他還在忙錄著,葉修就被蘇沐橙給叫走了。
最後方銳也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
然後轉而干擾其他人的告白。


11.(6/8)
總有一天我會啟程。
離開依戀的地方,放下身上的重擔。
前往未知的未來。
而你已在那裡等我。
你笑著說,星星都要消失了,我會不會到的太晚。
我則會牽起你漂亮的手,回道。
星空為你的光芒所掩蓋,無悔。
日正升起。
執子之手。

12.(6/28) 
水流聲持續不斷地響著。
從蓮蓬頭沖出,一部分刷過男子赤裸的軀體,形成大大小小的支流,由頭到腳,最後平穩的流到地面。另一部分直接打上磁磚,在密閉的浴室裡響起微弱的回音。
男子伸出手來,傾斜的手臂帶起水珠的滑動,沿著直線被重力給扯下,留下一道水痕。
他摸索著關上了開關,蓮蓬頭不再輸出,他則拿起一旁的浴巾,開始仔仔細細的擦拭全身。
純白色的浴巾先壓上手背,隨著動作由下往上,然後是再從胸前、勻稱的腹部、私處、到腿部。
在水氣飽和的浴室中要擦乾身體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男子還是耐著心持續動作著,不放過任何細節,包括耳後、脖間、指縫中,就是那未充血的海/綿/體也被他用手指好好的摩擦過,連囊/袋的部分也受到充分的照顧。
男子的心態健康,倒還不至於因此輕易勃起。
等他完成所有動作之後,額前都出了一層薄汗。
他也不在意,穿戴好衣著後才踏出浴室。
單人間內開著冷氣早就調節到最適宜的溫度。
男子把眼鏡擦乾淨,戴起後看了眼時間。
十五分鐘,完全標準。
在代表隊其他選手可能都還在夢鄉的時候,張新傑已經徹底完成了早上一連串的行程。
好幾個選手即使老早就有所耳聞,還是對於這件事嘖嘖稱奇。
張新傑自己也很清楚,比起一般人,他對於很多事情上的嚴謹度要來的高出許多。
每天按表操課,在他當上職業選手以前,就一直維持著。
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些事情超出計畫,不過他也不會太過於計較,真要追究的該是那份失誤的原因。
在這個充滿變化的世界裡,他能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掌握好自己。
然而現在連這件事似乎都即將邁向失控。
張新傑再看了一眼時間。
洗澡的時間在他預計內,這點沒有問題。
有問題的是…現在比他預期的還要再早了整整半個小時。
更簡單的來說,就是他比平常更早起半個小時,所以所有事情都一併提前了。
他的生理時鐘出了微妙的差錯。
張新傑走向窗邊拉開簾幕,讓剛升起的日光照射進來,接著點起一旁的小燈,姿態端正的坐在窗旁的單人椅上。
他擁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足以好好的沉澱一下。
這個夏天很多事情就像風暴一樣襲來,不管是世界賽的開始還是被選上代表選手的事情,他原本認為自己早已做好了調整。
可是現實總沒有這麼簡單。
即使透過喻文州的話他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那也不過只有幾秒間的事。
所以當早已退役的那個人懶洋洋的晃進他視野中那一刻,所有事情好像還是全都亂了。
「不是說好的退役嗎?」連他都忍不住說了一句。
驚訝、錯愕、一點點的惱怒,還有持續膨脹的喜悅感。
太多情緒在他心中爆發出來,幾乎承受不住。
明明已經隔了整整一個晚上,他好像還沒有從中清醒過來。
第八賽季時葉秋退役,然後第十賽季以葉修的名字回來。
第十賽季時葉修退役,現在卻又出現在他們面前。
正常選手哪有這樣把退役復出的流程玩上兩遍的,就是張新傑都想要吐槽了。
那個人好像一直在變化著。變化的極快又突然,總是讓人措不及防。
張新傑慢慢的把右手覆在左胸前,沉靜中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臟規律地一跳一跳著。
但是精神上他的心早已亂的一蹋糊塗。
從昨日開始,就不曾停歇過…



六月集中寫一個學園PARO,以後一併整理。

(9/5補充)漏掉的 一葉葉/翔葉 in 5/20

某一天,孫翔打開榮耀,然後發現自己的一葉之秋不見了。
同一天,一個小孩突然出現在興欣,而且二話不說直撲上葉修。
「這麼小的粉絲?」陳果看著小孩身上熟悉的服裝,全是一葉之秋的裝備,以為小孩在COS一葉之秋的她不免有些驚訝。
「那也該打扮成君莫笑。」葉修說,他試著拉開小孩,但是小孩緊黏著他不放。
「其實是你的私生子吧?」方銳湊熱鬧的說道。
葉修還沒回話,那小孩總算抬起頭來,還真長了跟葉修相似的面孔,只差在看起更青澀。
這下圍觀的人都呆了呆,方銳握槽一聲爆了手速把畫面拍下,火速把照片傳上了QQ群。
他還沒看群裡引發了怎麼樣的騷動,只見蘇沐橙微彎身子湊近小孩問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啊?」
那小孩手還抱著葉修不放,轉過頭來看向蘇沐橙,稚嫩的聲音回答,「一葉之秋。」
「………」所有人再度安靜。
「你今年幾歲?」沉默中葉修率先問道。
「十…三歲!」一葉之秋掰著手指,手指都用完了才有些不確信的大聲答覆。

葉修跟蘇沐橙互看了一眼,跟一葉之秋這張帳號卡辦起來的時間的確符合。
「真的是一葉之秋??」陳果還在質疑。
「當然是!」一葉之秋用力地說道,然後繼續抱著葉修。
「……總之先問孫翔那邊的狀況吧。」葉修做出了決定。
方銳手機正拿著,趕緊在群裡翻出一葉之秋的名字敲去。

孫翔已經待在興欣好幾天了。
他很鬱悶。
帳號卡莫名其妙變成人跑出來,還不肯認他這個已經操作他快三年的主人。
角色消失這件事的確讓輪迴上下都騷動過一段時間,在聽到消息之後他馬上趕到興欣,結果小傢伙死活不肯跟他走。
一葉之秋從頭到尾只聽一個人的話,就是葉修。
而且葉修走到哪,就跟到走,寸步不離。
為了說服一葉之秋的孫翔也只好跟著行動,心情當然高興不起來。
「喂!你幹嘛老是跟著葉修啊?」孫翔對一葉之秋問道,眼前明明是他的帳號卡,這讓他覺得自尊受損。
「我怕一轉眼他又會不見了。」還是小孩子的一葉之秋沒了比賽中的銳氣,就像個惹人憐愛的尋常小孩般皺起臉認真說道。

评论
热度(5)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