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假寫文真推歌

黃葉-Maps


國外的地圖比黃少天想像的還要來的複雜許多。

錯綜複雜的路,還有密密麻麻的外文字母。

他可是前後翻轉過好幾次,才終於確定自己看的方向沒錯。

當初為了避免迷路,已經告知他們幾個知名的景點當作路標,方便尋路。

可黃少天也不知道自己繞到了哪一塊,周圍全是當地居民,他的英文已經很慘澹,更不幸的是瑞士的官方語言根本不包含英文。

他偏過頭,想要詢問葉修,這才發現兩個人已經走散了。

這下處境更淒慘了。

黃少天摸摸口袋裡的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為了方便,葉修身為領隊,當然老早被塞了一支手機。

他手還沒滑開螢幕,耳邊響起遠處傳來的刺耳煞車聲。

這聲音不知為何凝住他的動作。

他知道自己是多想了。

但是腳步仍像其他人一樣,忍不住往騷動來源邁去。

來往的人潮很多,黃少天擠著人群而過。

步伐不自覺的加快。

車禍地點也充滿了人,黃少天還來不及進去,救護車來了又走。        

他在縫隙中,隱約看見受傷的人有著黑色頭髮,心下更是一緊。

救護車離開的匆忙,黃少天根本不知道它往哪去了。

他忙抓住旁邊的人,用著破碎的英文,詢問最近的醫院方向。

可惜路人根本聽不懂他的話,黃少天一轉念,才想起自己手上的地圖,急急地翻開來。

很快找到醫院的圖示,記清楚方向後,便跑了起來。    

So I'm following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Ain't nothing I can do

        

黃少天平時多少有運動的習慣。

但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是衝刺一般的行為。

他的確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做過了。

心臟跳得急促,急促到心痛的程度,腰側也開始刺痛著抗議。

黃少天記得,上一次這麼做,也是因為葉修的關係。

第八賽季,和嘉世比賽之前,他收到葉修的消息,他整個人從葉修突然退役的驚愕中死灰復燃。

比賽他打得飛快而猛烈,巴不得趕緊結束它,久違的和葉修碰上一面。

抱著奇特的心虛心情,那次的事他也沒告訴藍雨的其他人。

若無其事地跟其他人一起抵達下榻的旅館之後,很快地從包包裡翻出葉修要求的十區帳號卡,穿著外套,再次出了門。

他沿著原路回去,情不自禁的加快了速度,半跑著到了葉修指定的地點,一家網吧,這才讓他打住了動作,沒有傻到一頭闖進去,否則有很高的機率會被追殺。

黃少天鬼鬼祟祟的在外頭繞著繞著,看見了疑似葉修的人影,卻又舉足不定。

後來確認過後,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他來的時間比跟葉修約定的還要早很多,原本還想纏著葉修東聊西聊著,最後還是被趕到一台電腦前,百般無聊地等著。

雖然只是幫忙打低級的副本,黃少天回到藍雨之後,還是笑得跟傻子一樣,還有人狐疑的問他之前不是垂頭喪氣的,怎麼轉眼間就變了個情緒。

黃少天連忙裝出正經的表情,說自己只是打贏嘉世很高興等等,扯著誰都看的出來的謊言。

葉修不在、人心渙散的嘉世,對藍雨哪有威脅可言?    

I was there for you In your darkest times

I was there for you In your darkest nights

 

黃少天跑著跑著,想起上次的事情。

截然不同的是完全陌生的街道,還有他的心境。

好不容易抵達了醫院,對於黃少天來說,又是新的挑戰。

他根本不知道從何開始、又從哪找人。

他終於記起手機這樣東西,卻怎麼打都無人接聽。

黃少天在大廳繞著,很快就被醫務人員注意到不對勁。

兩人一陣溝通、比手畫腳,雞同鴨講了好一段時間,醫務人員才半知半解的理解了黃少天的情況。

好不容易,醫務人員才將他帶到急診室的門口,裡面還有好幾個受了傷的人,好幾個地方被簾幕圍起來,保持隱私。

黃少天四處張望著,一邊期待著,又害怕著。

他甚至不知道那人是不是葉修、傷的又有多麼嚴重就衝了過來。

只知道有塊大石壓在心中,沉甸甸的。他明明已經緩過氣來,卻仍覺得喘不過氣。

他沒有找到葉修。

又是一次繁複的溝通,剛被送進來的人似乎傷勢嚴重,直接進了手術房。

黃少天害怕阿。

他強迫自己反覆深呼吸幾次,卻怎麼樣也冷靜不下來,手指緊握著,指節都泛白了。

失去這件事,真的很飄忽。有時候讓你覺得遙遠不已,但是眨眼間卻又逼到面前。

他是真的害怕了,害怕失去葉修,失去自己最喜歡的人。

腳似乎跑累了,走到手術室之前都虛浮不已,他跌跌撞撞的走了過去。

But I wonder where were you

When I was at my worst Down on my knees

And you said you had my back

So I wonder where were you

 

手術房面前沒有人,他靠在白牆上,這時才注意到手機傳來的震動。

來電人-葉修。

黃少天瞬間就接起了電話。

那頭的聲音一樣懶洋洋的,還好整以暇的詢問黃少天的位置。

黃少天一下子沒恢復過來,停頓了一會兒,就被葉修調笑是不是失常。

他憋了一口氣,把剛剛的緊張心情全都轉化成言語,劈哩啪啦地說著,沒提自己有多緊張,倒是詳詳細細的把到醫院跟在醫院內的過程都說了清清楚楚。

葉修熬過黃少天瑣碎的話,這才解釋自己剛才是被捲入了車過中,受傷的人倒不是他,只是受到了一點擦傷,卻也被拉著搭上救護車,在急診室轉過一圈,包紮完之後,沒什麼大礙,很快就離開了。

黃少天問了葉修的位置,再次走動時覺得步伐比方才輕盈了不少。

直到醫院門口時,才看到葉修站著一旁,腳上纏著白色的繃帶,行動上倒是沒什麼變化。

他揚起一隻手打了招呼。

黃少天則是直接過到他面前,將葉修緊緊摟住。

感受著貼近的胸膛裡,隨著呼吸規律跳動的兩個聲音。

若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黃少天可能早就架住葉修,直接舌吻下去。

讓對方也體驗看看自己那像是要失去呼吸一樣的無力感受。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Ain't nothing I can do

The map that leads to you

Following, following, following

 

END


评论(1)
热度(16)
  1. 之味~理科手残党,空有脑洞晨夕 转载了此音乐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