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全职][ALL叶/伞修]画龙点睛

口all叶深夜60分,白卷

口计时:22:06~23:05。

口all叶/伞修。

 

 

窗棂被风吹的格格作响,一道清流从缝隙里钻入,翻动着木桌上的白纸。

纸发出啪啦啪啦的嘈杂声,边角还沾上了一旁砚上的墨,玄黑色很快在纸面上扩散开来。

「唉哟!」不远处响起男子的声音,随着一阵短促的脚步声踏进,男子关紧窗,有些心疼的看着半湿的纸。

他捏起干燥的部分,把纸张摆到一旁晾着,接着在房内翻箱倒柜好一阵子,才又找出一张完好无缺的白纸出来。

纸有点破旧,泛着鹅黄色,上头还积着灰尘,被男子不以为意地拍去。

这次他仔细地拿起重物,稳稳的压住纸的四角,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一手提起笔来,望着白纸沉思着。

苏沐秋最近经常作梦。

在他的梦中,有一个男子。

男子经常是笑着的,嘴角弯起美好的弧度,带着兴奋、温柔、嘲讽,甚至是无奈。

苏沐秋几乎没有看过男子哭泣,只有一次很模糊的印象里,男子脸上像被抽去血色,惨白得吓人,他皱着脸,却仍没有留下半滴泪水。

那次的梦他是喘着醒来的,惊骇莫名,他捂着胸口,心脏要裂开似的。

可后来他就迅速地忘了那个梦的内容,只记得男子那让人心痛的模样。

苏沐秋低吟着,差点又去咬着笔管。

他很穷,家境贫寒,现在就只有他一人过活,以卖画为生,不过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再画画。

他再不提起笔来抹上几痕,恐怕就要把自己给活活饿死。

其实苏沐秋也不是不想画,只是每当他看着白纸,脑中就会浮现梦里的那个男子。

他想要画那个人,他已经无数次的模拟起来,该从哪一笔下手,男子又会是什么样的神情和动作。

细长的黑发,挑畔的神情,尽显出一股狂傲的自信。

让人生气,却又没办法真的生起气来。

纸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墨迹,浓黑色很快占满大部分的空间。

苏沐秋很快就画出了那个人的模样,只有上半身。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人伸出了手,

手掌心贴在画上似的,掌纹也被描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只极美的手,手指细瘦,关节分明,在泛黄的画上呈现出奇异的肤色感。

苏沐秋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他撇的很简单,一勾一勒,就已完成了画。

画中男子的眼睛直视着他,明知那块浊黑里什么也没有,苏沐秋还是忍不住回望进去,他看见无数的情感藏在那对眸里。

他也知道,其实那全是他自己的心意。

墨还未干,他就忍不住扬起手来,贴上画中男子的手。

他们之间仅隔着一纸,却是两个世界。    

 

那天晚上,苏沐秋依然梦见男子,这次梦境却大有不同。

男子周围绕着无数的人,每个人追着他、捧着他。

有不断张嘴的聒絮男子,有笑的无限温柔的男子,有表情严肃,有如石刻的男子,也有眼瞳大小不一的男子。

苏沐秋想要走上前去,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小圈圈里面,男子和另一大群人在另一个圈子内。

他抬腿踢了踢,无形的屏障阻挡着他。

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

「破掉吧!」他喊着,这次使劲了力气朝那透明的地方踹去。

然后他一个转身,就滚下了床,头还撞到床边的桌子,痛得他摸着脑袋缩起身体,好一阵子就这样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等到疼痛减轻得差不多,苏沐秋才撑起上身,埋怨起自己差劲的睡姿。

一张白纸落在他胸前,他拿了起来,才发现是白日那张被墨染过色的纸。

而仅存的另一张黄纸好端端地躺在桌上,被透进房内的月光照起来格外白皙。

苏沐秋盯着那张纸,忽然皱起眉来。

少了什么,他如此想着。

他灵机一动,砚上的墨已经干了,他又倒了几滴水进去,极快的来回研磨几下,便沾着半清的墨,迅速又在纸上画下一痕。

笔从男子的唇上向外拉着,苏沐秋只画了短短一截便猛然止住。

那是一支烟,缀在男子嘴上正适合。

待苏沐秋提起笔,要在一旁签下时间与姓名时,却发觉笔下一重,一道烟从纸上冉冉升起。

他错愕地举起笔来,白烟从他眼前浮现,接着便是一张脸、一个头颅、一只手,画中的男子就这样活生生被他拉出了画里。

他的笔掉在地上,沾上一大块水渍,但是苏沐秋却无暇顾及此事。

画中的男子看着他,难以置信地眨着眼。

「……沐秋?」男子的声音沙哑着。

那语气很轻,却狠狠地撞进苏沐秋心底,然后彻底瓦解。

苏沐秋闭上眼睛再睁开,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他的脑海中,一下子就忆起男子的名字。

「叶修。」他呼唤道,用力地抱住眼前的人。  

苏沐秋有一幅珍藏的画。

那张画上面什么也没有。

他握着另一个男子的手,笑着表示那是最美丽的一幅画。

 

END

 

设定上大概是苏沐秋死了之后在别的世界。

然后藉由画把两人重新连结在一起。

 

END的下一幕大概是叶修把苏沐秋推开。

跟他说你讲这话肉不肉麻。


评论(2)
热度(49)
主博不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