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夕

片段/榮耀魔法學園

暑假前打了一大堆,就是沒能先把前面掰出來

這段幾乎沒有cp但是打得很爽


所謂的團康,其實也是破冰遊戲。
最主要的目的就在於讓新生們彼此認識。
為此榮耀學園設計了一套特有的遊戲。
用最簡單的說法,類似於撕名條。
活動場地在競技場內,到時候同組的新生們會個別隨機刷在同一個環境裡,背後則會有貼著自己名字的字條。
新生們得一邊避免自己的名字被人看見,一邊主動去找出他人的名字。
只要碰到對方,並且正確說出對方的名字,「抓到你了,XXX。」對方就算淘汰。

場內會顯示仍在場的人數,有人被淘汰的時候也會公告出來。
背後的字條不能用其他東西長期遮掩住,如果時間過長,名字就會穿透過該物顯現,包括牆壁。
為了避免直接死亡出局的情況,傷害會被降低,並且一定機率轉換成僵直時間。
等新生數量少到一定程度之後,關主會加入遊戲,成功留到最後的新生能得到一個月的免費餐券。

葉修這組的新生有25個人。
當所有人聽完說明之後,都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最後的關主是你嗎?」唐柔想得很快,馬上提出了疑問。
「嗯。」葉修也不否認的答道。
不過目前為止他負責過的組別中從來沒有新生可以成功打敗他這點他倒是沒說。
其實這樣的回答也夠了,唐柔露出鬥志十足的表情,其他新生也是眼睛一亮。
「準備好了就開始吧。」葉修又說道,指向他們眼前的門。
進入門內之後就會自動被傳送到特殊的地區內。
唐柔帶頭乾脆的踏入。

郭少出現的地方有些偏僻,正好在被劃定的環境邊緣。當系統宣布遊戲開始時,他馬上環視了周遭。
入眼處是一片低矮的房屋,對槍系來說比較不利一些,他左方視野內倒是有座高聳的城堡,不過郭少看了一會就放棄那裡。
城堡佇立在矮丘上,周圍被牆給護著。以郭少的判斷來看,除非有人想不開闖入城堡中,不然射程的距離根本不足以支撐到圍牆外的範圍。

他小心翼翼地靠著牆壁移動著,才走了沒多久,眼前就出現了別的身影。
包子一手拋著板磚,大喇喇地正從小巷走到小道上。
「誰在這裡!快出來受死吧!」包子還一邊嚷著。
郭少聽他這麼說頓時一驚,直覺就是自己被發現了。
但他也馬上反應過來,手上的槍炮對準包子就是一擊。包子一腳才剛踏入街上,下意識就是後退,但是巷子內更加窄小,反而限制住他迴避的空間。包子最終結結實實的吃下這一擊。

攻擊成功命中,包子的行動停住,顯然陷入了僵直。
郭少見機會難得,兩人距離又近,在注意不讓背後露出的情況下靠近並且一手拍了包子的肩膀。
「抓到你了!!包子---咦?」郭少正高興地喊著,轉眼間才注意到不對勁。
方才在校園走繞時有互動的人多少都會自我介紹過一遍,只是人一多,其實也忘得快。
不過興欣的人多,總有幾個人喊著包子包子什麼的,簡單好記,郭少也沒多想,直覺就喊了出來,這才忽然想到,包子可能不是本名,而是綽號。

郭少的顧慮是正確的。
可惜他還來不及做出應對,脫離僵直的包子反應也不慢,轉眼一個鎖喉就把郭少給壓制住。
「我去!真的有人!」包子大喊著,郭少差點沒手滑摔了自己的武器。
論起近戰,一個槍砲師當然是贏不過流氓的。
包子很快就看到了郭少的名字,正確無誤地喊出了句子,「抓到你了,郭少!」
下一刻,郭少就被淘汰出去。
當他回過神時,發現自己正待在觀眾席上。

觀眾席上相當空蕩,只有一男一女待著。
他眼前則是一個完整的地圖,地圖上顯示著各個小點,還有圖從點上拉出來,進一步呈現不同地方的戰況。
他下意識看向包子的畫面,包子正一臉莫名其妙,似乎還不明白為什麼郭少會原地消失。
「怎麼樣?」忽然有人開口問道,郭少看過去,發現葉修已經站到他旁邊。
「真想再進去一次呢!」郭少回答道,他敗得太快,讓他有些意猶未盡。
葉修旁邊的漂亮女生笑著,郭少不會不認得她,槍砲師科的首席-蘇沐橙。

他正想說些什麼,一旁又多了一個人。
「真衰…」那人還在罵著,顯然還沒意識到自己到了哪裡。
「怎麼回事?」郭少好奇的上前詢問。
「啊?」那人這才反應過來,他先是看了看周遭的環境,在注意到那張明顯的地圖跟各個小視窗後,才指著中下方的地區。
「正好被夾擊了。」他無奈的說道。
郭少一看,畫面上正鬥的激烈。
重劍和戰矛不斷的碰撞著,地圖上倒是很好心的給了他們清晰的名字。
盧瀚文和唐柔。

唐柔一開始就被傳送到公園內,不過她也沒在意過環境,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就毫不猶豫地衝去。
她的運氣也不知道好還不好,一下子就撞見兩人。
其中一人還正準備逃離,倉促間正好被唐柔看到了名字,他還毫無自覺,結果一個轉彎就正面迎上唐柔。
﹐唐柔的戰矛馬上揮向對方,隨後簡單一句「抓到你了,李玖。」就把李玖給送出場。
但是同時盧瀚文也已經追上,看到李玖不見他也沒遲疑,馬上轉移目標,攻向唐柔。

兩人的打法都相當正直,你來我往的打得相當痛快,一時之間卻無法順利看見對方背後的名字。
不過也不知道兩人還有沒有這個心思,偶爾交流個幾句,更多時間都還在持續不斷的打鬥上。
可惜這不是單挑的場地,武器之間碰撞的聲音極為響亮,早在不知不覺中吸引了其他人的接近。
莫凡正是其中之一。

說起來,莫凡對於自己會出現在這樣的地方,還參加團康活動其實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
他以前可從沒打過入學的心思,榮耀學園這四個字,要不是葉修告訴他,他還真沒注意過。
結果幾番波折,他最後還是糊里糊塗的被拉近了學園內,成為新生之一。
他對於團康活動本來沒什麼興趣,但是內容卻是讓新生彼此爭鬥,卻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藏匿在隱密的地方,趁他人不注意時偷襲成功。
這一直以來就是莫凡最擅長的事情。

不過眼下的場景他難得有些為難,唐柔他是知道的,另一名劍客的名字聽過之後倒是忘了。
他對死活把他拉進學園中的葉修雖然沒什麼好感,但是和其他興欣的人相處還算普通,莫凡難得的產生起一種同袍感,還在考慮該怎麼出手。
兩人打得渾然忘我,但是戰鬥能力仍不容小覷,除非能一口氣制住兩人,不然只要驚動一方,很可能就會直接被另一人給打敗。
莫凡拿著手裡劍,一邊觀察一邊尋找著時機。
他已經做了決定,至少還是先以劍客為目標。

又等了幾分鐘,系統甚至還宣布了三名新生的出局,時機終於出現。
但不等莫凡行動,一大串的子彈飛竄而出,唐柔跟盧瀚文意識到了,也成功打掉幾發子彈,但是最後兩人還是被遺漏的子彈給命中,同時僵直住。
一個身影出現在隱密的另一角中,對方也十分謹慎,似乎早經過計算似的,每一步都在防備自己的身後,偶爾幾次莫凡都差點能看見對方背後的字條,卻總是被陰影給遮掩住。
對方走向盧瀚文和唐柔,輕輕鬆鬆的就把兩人一起送走。

那人也不多作停留,很快地離去。
莫凡則是默不作聲地跟了上去。

唐柔和盧瀚文一起被送進了觀眾席,那時加上他們就已經有七個新生被淘汰。
「沒打夠啊。」唐柔嘟囔著,她已經試著稍微分散點精神在周圍環境上,但還是逐漸投入到戰鬥中。
「等下再打一場吧!」盧瀚文也是類似的感覺,便跟唐柔約戰。
「好啊!」唐柔答應得很乾脆,兩人也藉機多認識了一番。
「打得真精彩!」郭少可是確實地看完了兩人的打鬥,毫不吝嗇的讚美道。

「剛才那到底是誰啊?」盧瀚文看向兩人離開的地點,這才發現原來他們不只被一人給盯上。
淘汰他們的人叫做秦牧雲,剛才集體行動時說的話也不多,所以沒被注意到。
另一人自然就是莫凡,莫凡一邊跟蹤著秦牧雲,一邊還在轉換不同的角度,試著偷看見對方的名字。
唐柔簡單看了一下,隨後又把視線移向他處,關注起其他人的狀況。
包子還在隨意繞著,背後簡直毫無防備,宋奇英正一步一步接近他。

地圖東邊則是陷入不同的混亂畫面。
唐柔正要看的時候,羅輯就已經被送了進來,一臉愧疚。
不過他恢復得很快,看向地圖時很快就掌握住狀況,直衝近關注著。
唐柔視線看了過去,反而發現蘇沐橙拉起了葉修。
「接下來禁止劇透。」蘇沐橙笑著說道,葉修沒答話,走向了另一處的門口。
蘇沐橙也注意到唐柔的視線,招手示意她過來坐下之後才說明道。
「魔王準備要出場了,對於接下來的情況當然不能太清楚。」

唐柔腦筋一轉也就明白了蘇沐橙的意思。
待在觀眾席完全是上帝視角,所有人的行動全都一清二楚,跟實際待在場景裡的情況截然不同。
「羅輯那邊也很精彩呢。」蘇沐橙又說道。

時間推回到稍早一點。
大概在郭少作為第一人被淘汰的時候,羅輯也碰上了人,不過是同為興欣的安文逸。
「合作吧?」羅輯說道,他對自己的能力其實沒什麼自信。
安文逸很快便答應了,畢竟他身為牧師,能作為攻擊的手段可是少之又少。
兩人找了隱密的地方便討論起來,很快就決定了一個不錯的計策。
首先是讓羅輯放出靈貓跟雷鷹做為偵查。
他們很快就鎖定一個對象。
接著安文逸對準目標放下神聖之火。

神聖之火順利鎖住對方所有的能力之後,羅輯再召喚出魔界之花,趁對方徹底失去行動能力時,直接走上去淘汰掉對方。
這個作戰相當順利,兩人成功的淘汰兩個新生。
可惜美好的情況沒有持續太久,他們在盯上第三個對象時出了差錯。
那時對方已經中了神聖之火,但是羅輯上前時卻忽然被徹底冰住。
冰線,元素法師的能力。
顯然對方早已做好準備,在神聖之火之前就已經畫下防線。

情況一下子便逆轉了,羅輯後來雖然脫困了,對方卻也掙脫了魔界之花的拘束,瞬間又給了羅輯一個絕對零度,把他死死的困在原地,羅輯便被輕易的淘汰。
隨後對方也沒放鬆下來,神聖之火可不是召喚師該有的技能,他打量著周遭,技能一個接著一個地丟出。
事情發生得太快,安文逸有些反應不上,注意到時對方已經發現了他,他試圖利用房屋作為掩護躲避,但是對方後來一個瞬間移動,一下子又拉近了距離。

牧師對上元素法師,看起來根本沒有可以掙扎的餘地。
趙禹哲送走羅輯其實相當得意,他覺得自己一開始畫下冰線的決定實在聰明至極。
他跟著安文逸的腳步雖然依舊緊密,心態卻有些浮動。
安文逸躲了幾次,名字其實已經曝露在趙禹哲面前,趙禹哲也不緊張,看著安文逸躲進其中一個房屋時,他捏住技能後毫不考慮地踏了進去。
瞬間,他陷入一片黑暗中。
「搞什麼鬼?!」他忍不住罵了出來。
會讓人失去視線的只有兩種能力。
鬼劍士的暗陣。
流氓的拋沙。

「抓到你了,趙禹哲。」對方的聲音從正前方傳來,完全無視趙禹哲下意識掩護住身後字條的動作。
趙禹哲瞬間被淘汰出場。
喬一帆送走趙禹哲心中也是相當緊張。
他一早便看見了趙禹哲追擊安文逸的情況,試著發出暗示之後成功的被安文逸接收到,然後邊躲邊逃的順利把對方引進已經放下暗陣的房屋中。
問題在於對方的名字,喬一帆是相當細心的人,早在最初就已經暗自把所有新生的名字記住,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發揮出作用。

「幸好沒事。」安文逸從一旁走了出來,個性再平穩如他,碰上這樣的突發狀況也有些措手不及。
當下他真的以為自己也要就此被淘汰,沒想到卻會偶遇上喬一帆。當他一個轉彎看見稍縱即逝的鬼影飄在房屋一角時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不過鬼影又出現了好幾次,最後消失在一間房屋外,安文逸很快領會了意思,也輕易地猜出來人是誰。
喬一帆這個援助來的相當及時。

 

 

前情!提要!

首先讓我們關注地圖左上方的戰場!
在郭少敗給包子之後,宋奇英已經發現了他。
中間下方則有著唐柔跟盧瀚文的激烈衝突,李玖成了犧牲者,兩人最後都被秦牧雲淘汰,但是莫凡也在後頭虎視眈眈。
右邊地圖上,安文逸和羅輯聯手合作,率先淘汰兩名新生,在碰上趙禹哲時遭到了大麻煩,羅輯被淘汰出局,安文逸在千鈞一髮之際,得到了來自喬一帆的援助,趙禹哲淘汰!

 

趙禹哲被淘汰之後反應有些激動,要不是全方位視角的地圖擺在哪,他可能就要衝上去抓著羅輯理論一番。
其他人多少感受到了火藥味,紛紛拉離兩人的距離。
曾信然看著這一切其實蠻理解趙禹哲的。
這畢竟是競爭,他下意識的就計算起所有人的淘汰數。
或許是因為場景有點分散,人數又多,目前最高也只有淘汰兩個人。
他最開始的時候就刷在廣場上,行蹤馬上曝露無遺。
同時另一個新生也有了一樣的遭遇,兩人馬上注意到彼此,互相警戒著。

對方很快地舉起武器,一把匕首。
曾信然馬上就能判斷出對方的專科-刺客。
至於對方,他根本想不起名字。
兩人周旋了好一會兒,對方率先發難衝上,曾信然則用了鋼筋鐵骨,當對方砍到他時,才不至於導致僵直。
而後曾信然靠著近戰的優勢,成功淘汰了對方-米修遠,他記住了這個名字。
不過他的好運沒有持續多久,後來就被蓋才捷一個升天陣浮空,爾後淘汰出局。

他到觀眾席的時候心裡也是蠻憋屈的,更別提那時候還只有寥寥幾人被淘汰。
不過所有人的目光都還擺在唐柔跟盧瀚文的打鬥中,被他淘汰的米修遠跟他打了招呼,他這才放下心態回應。
沒多久之後,盧瀚文跟唐柔就雙雙被秦牧雲淘汰。
或許是地圖不大的關係,同一時間也爆發了不少爭鬥。
在唐柔和盧瀚文原本爭鬥地方的北邊不遠處原本還有邱非在,只是邱非選擇往北方走,途中又陸續擊敗兩個新秀。
東邊還有安文逸、羅輯的合作。

曾信然一大部分的注意力還是在蓋才捷身上,畢竟是淘汰自己的新生。
從地圖上看出,蓋才捷西北方有著剛送走包子的宋奇英,東南方則是于念。
蓋才捷的專科是驅魔師。
他握緊手中的鐮刀,擊敗曾信然之後他不敢大意,先是環顧了周遭一圈,才重新進行打算。
廣場的視野很好,但是也很危險。
蓋才捷先退回原本的住宅區內,一邊思考著地圖的大小。
他在北方聽見了模糊的聲響,似乎有人正在打鬥。

聲音很響亮,聽起來像是房屋遭到破壞。
蓋才捷判斷應該是格鬥系的學生,他對於剛才新生的介紹倒還有點印象,格鬥系的學生不多,其中幾個已經被宣告淘汰,剩餘的兩個蓋才捷也都還記得--宋奇英跟包子。
他先往南邊的方向走,正好看到了橫貫的大街。
與此同時的是另一個身影在建築的縫隙中一閃而過。
蓋才捷決定追了上去,沒多久之後也看到包榮興被淘汰的消息。

對方走動的時候也在警戒四周,只是正要走向公園時,卻忽然停下了腳步,甚至轉身折返回來。
蓋才捷跟著退了幾步遠,接著就聽見槍響。
他嚇了一跳,對方反射性的走位試圖避開子彈,不過蓋才捷卻清楚發現,子彈根本不是對著他,那景象看起來反而有點滑稽。
這邊理所當然也發現了爭鬥,槍系的?蓋才捷忽然也想不出來是誰。
槍聲還在持續地響起,蓋才捷和他追蹤的對象還有些渾渾噩噩。
上帝視角的新生們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這是個機會!蓋才捷提醒了自己一聲,他可是清楚北邊還有另一名新生存在,隨便逃走只會造成新的風險。
眼下看來槍系的新生已經在和另一人發生爭鬥,蓋才捷算準對方離開的路線的幾個可能性,一一把派得上用場的咒符都貼在轉角上。
最後對方果然撞上了其中一個點,爆雷聲響起,他的落雷符產生了作用。
蓋才捷飛快趕往那裡,「抓到你了,于念!」他喊著。
接著蓋才捷很快跑開,落雷符造成的動靜太大,難保不會有人追來。

于念被淘汰的消息宣布了出來。
下一刻,秦牧雲被淘汰的消息也發出。
「這裡還真適合莫凡。」唐柔對蘇沐橙說道。
「是啊。」蘇沐橙附和著。
于念快走到公園時其實是看見了邱非,他下意識退開,卻把自己送入秦牧雲的視野中。
秦牧雲那時待在房屋樓頂上,于念正在他下方的街巷內,秦牧雲正要毫不猶豫開槍時,莫凡卻挑這時候發難。
秦牧雲反應很快,攻擊火力一下轉移到莫凡身上,莫凡卻早就用了影分身術迴避。

那時于念已經成功逃開,轉而邁向蓋才捷設下的陷阱。
而秦牧雲眼見于念不見,一個翻身就從屋頂上跳下,安穩落地後還沒來的及離開,莫凡直接用了地心斬首術逼近秦牧雲,成功淘汰秦牧雲。
「這樣人數就差不多了。」蘇沐橙忽然說道。
「啊?」新生一個個都很不解。
秦牧雲也已經被傳送到觀眾席上,被同樣是槍系的郭少拉去聊天了。
「剩下八個人,BOSS要出場了。」蘇沐橙笑著說道。

八個人?
大家又把視線投向地圖上。
東北方有宋奇英。
東方有蓋才捷。
東南方有莫凡。
中央下方有邱非。
西南方有戴妍琦。
西方有安文逸、喬一帆。
西北方有…高英傑?
所有人有點恍惚,戴妍琦也是有淘汰人的,但是高英傑大家卻沒什麼深刻印象。
蘇沐橙也沒管新生的想法,很快地透過系統宣布將進入第二階段的遊戲,守關的關主是葉修,成功條件是淘汰其他新生,並且撕下葉修身後的字條。

得知新的消息之後,最錯愕的人大概是高英傑。
他最開始被刷到地圖西北角,那時前後可都是牆壁,讓高英傑也有點反應不過來。
在確認之後,發現後方的牆壁是地圖的邊界,前方則是城堡的圍牆。
除此之外完全沒有可以遮掩的地方,高英傑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刷到一個超隱密的角落,走動起來依舊小心謹慎。
那時陸陸續續的一堆新生都被淘汰掉了,大概在于念被淘汰時他才剛從城堡邊緣繞出來,正式進入住宅區。

也是那時他才大概注意到自己有多幸運,住宅區範圍廣大,不知道有多少人全栽在裡面。
而在他打定注意要積極一點參與整個活動的時候,就已經宣布只剩八人的消息。
同時,也宣告說葉修會待在廣場正中央。過了十分鐘之後才開始主動移動。
高英傑思考了一下,決定騎上掃把移動。
這一期新生裡專修魔道學者的人不多,他應該是僅存的一人。
只要多注意有沒有槍系的攻擊就好。

隨後他便跳上掃把,沒多久之後真讓他發現了兩個人。
「一帆!安文逸!」他直覺就喊了出來。
那兩人原本在討論事情,聽到之後嚇了一跳,喬一帆馬上認出了高英傑的聲音。
高英傑飛到兩人上頭,收起掃把降回地面上。
高英傑和喬一帆原本就認識,感情很要好,喬一帆離開之後兩人還有保持聯絡,後來高英傑也認識了安文逸。
三個人關係還算不錯。
所以場面頓時有點小尷尬,消息才剛宣布完,要他們馬上爭鬥起來實在不太可能。

「先合作吧。」安文逸先提出了主意。
他是三人裡面年紀較長的,個性上也比較冷酷一些。
「剛才我還在和一帆討論該怎麼做。」安文逸又說道,「我沒指望自己可以留到最後,關主的人選對我們來說也比較為難。」
關主是葉修,雖然喬一帆跟安文逸本來就知道消息,不過實際上面對之後,兩人的確有些遲疑。
討論一番之後,還打算繼續合作的計畫,高英傑就出現了。

「或是你們想要先一決勝負…最後總是要剩下一個人的。」安文逸最後說著。
高英傑跟喬一帆兩個人看了看,高英傑也不太想一出手就和要好的朋友爭鬥,很快就答應了合作的提議。
三人一同行動著,沒想到突然之間周圍捲起了火焰,還有雷電穿插在其中。
天雷地火,元素法師的能力。
「哎喲,沒想到可以一次捉到三個人!」一個女音響起,聽起來相當高興。
「戴妍琦!」三人很快就判斷出來人身分,畢竟是新生中少數的女性。
三個人急忙地試圖掙脫--

畫面轉到西邊地圖。
蓋才捷退開沒多久還是碰上了宋奇英。
「等一下!」宋奇英先喊住了他。
「我們合作吧!」宋奇英又喊道。
蓋才捷一愣,正要離開的腳步停下。
因為宋奇英忽然轉身露出背後的名字-宋奇英,和蓋才捷印象中的名字一樣。這也徹底表現了他的態度。
「我們合作吧!目標是打倒葉修學長。」宋奇英對蓋才捷說道。
這個說法讓蓋才捷有些意動。

新生嘛,還是會想要一個舞台表達自己的實力。
他還沒入學之前,就已經從李軒的口中聽到無數有關葉修的事情,當然也有不少包含蘇沐橙的。
跟提到蘇沐橙不同的是,李軒說起葉修時,大多的態度更傾向於羨慕。
最明顯的就是系代表這件事。
法師系裡不管楚雲秀、王杰希還是葉修都曾被推舉當系代表過,不過三人顯然都沒有什麼興趣,總是隨便推派兩人參加。然而葉修還是被公認為法師系的系代表。

相反的,李軒所屬劍系勉強也算是各專科都有突出的人選,但是最終劍系還是沒有一個公認的系代表。
就是鬼劍士專科的首席,也在李軒和吳羽策兩人之間爭論不下。
吳羽策對於管理的事情興趣不大,更專注於學習上,所以大多時候還是由李軒擔任首席。
蓋才捷從李軒還有其他前輩的口中大概得知了這樣那樣的事情。
對於葉修學長,他真的有無限的好奇心。

這些想法一閃而過,蓋才捷也大方秀出了自己的字條,表達自己的意願。
宋奇英走過來,兩人友好的握手。
「先往廣場,觀察完環境再來討論計畫吧。」蓋才捷答應了宋奇英的提議。
目的地,廣場---

最後一個地方,廣場南邊。
邱非獨自佇立在大街上。
他沒有遮遮掩掩,也沒有顧慮四周,視線直指向廣場,那時他已經看見葉修,葉修當然也注意到他。
他毫不考慮的舉步,踏進。
邱非很久之前就認識葉修,遠在葉修成為興欣領導者之前。
那時候他還很年輕,葉修已經是公認的強者,邱非也跟其他少年一樣,圍繞著葉修,向他討教。
葉修原本最擅長的是戰法,邱非也作了同樣的選擇。

他的才能逐漸在其他少年中凸顯而出。
葉修指導他的情況越來越多,兩人獨處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每一次邱非都會徹底倒在葉修的戰矛下。
這總是讓他既不甘心,又無比佩服。
不管他怎麼練習、怎麼鑽研,他就是無法打倒葉修。
這也逐漸成為他很重要的心願。
他想要超越他。

但是後來某一天,葉修消失了。
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離開。
他走了之後開始流傳起很多關於他的傳聞,都是難聽的誹謗。
邱非把所有的流言都記在心上,卻從來沒有說過一字半句。
他日復一日的自我訓練著。
直到聽說葉修去了榮耀學園,邱非的年紀還小,根本無法入學。
他等了一年又一年,總算在葉修畢業之前入學。
「和我一決勝負吧!」邱非對葉修喊道,提起戰矛便直衝而上---

 

第二階段開始的時候,新生們都在關注著情況發展。
「似乎趕上精采的部分啦?」一個女音說道,眾人看了之後頓時愣住,元素法師的首席楚雲秀帶著一群人不知何時出現了。
楚雲秀沒理會新生們各種驚愕膜拜的目光,很快走到蘇沐橙旁邊坐下,跟著看起了競爭的狀況。
她身後跟著一男兩女,男生安安靜靜地跟著,似乎也很關注活動的情形。
兩個女生則長得一模一樣,對此楚雲秀很乾脆地對著蘇沐橙介紹道,那是她們今年出來的新生舒可欣、舒可怡姊妹。

蘇沐橙好奇的問了楚雲秀其他人的狀況。
楚雲秀說基本上其他活動的場所都是一片輾壓的恐怖狀態,尤其是從第二階段開始之後。
不過她又提到,黃少天待的那組現在正在介紹校園的部分,黃少天劈哩啪啦的講了一串又一串的話,連熟悉校園的她聽完都要被繞暈,讓她忽然無法判斷是被首席們輾壓比較慘,還是得聽黃少天介紹校園慘。
兩人聊著的期間,房間內又有更多的人加入。

說人人到的黃少天、喻文州、周澤楷、王杰希、韓文清、張新傑、張佳樂、李軒、肖時欽、唐昊、于鋒等等,全是現任首席。
新生們全都傻住了。
這個圍觀的陣容也太強大了吧???
雖然其中總有幾個人彼此認識,但是一字排開來還是華麗的讓人屏息。
肖時欽正和米修遠問著情況,同時有些意外戴妍琦還留在場上。
周澤楷在于念旁待了一會,于念因為溝通不良自己跑了,周澤楷則轉去觀看地圖上的情況。

黃少天對盧瀚文念了一頓(因為盧瀚文沒把葉修拐去劍系系院),隨後喻文州關心了一下。
唐昊不知道和趙禹哲在討論什麼。
秦牧雲則在和張新傑討教事情,韓文清也是選擇先看活動情況,宋奇英也還在活動中。
王杰希也是和幾個熟人打了招呼之後開始專注起高英傑的行動。
于鋒剛和曾信然聊了幾句,就被黃少天的話吸引,沒忍住開口吐槽了。

一番熱鬧過後,首席們一個個安靜了,要好點的都聚在一起,開始對情況進行討論。
「這麼多首席來到底什麼情況啊?」李玖吐槽道。
「來看我們的表現?」郭少回道,不過不是很肯定。
「都被淘汰光了,哪有什麼表現可言。」趙禹哲說道,他還在介意剛才的事情。
「不是看我們的話,不就是看葉修前輩!」盧瀚文說了一句,然後新生們頓時也安靜了。

幸好安靜情況沒有維持多久,有個人就開始無差別的吐槽直播兼實況。
「這個新人戰法不錯嘛!不過葉修這傢伙搞什麼啊!龍牙、天擊、連突、圓舞棍、落花掌,怎麼都是戰鬥法師的基礎能力?都六系全修了還不趕緊把其他能力拿去來用用!喔!避開了!等等、這個新人戰法的風格怎麼也是葉修的風格?該不會是粉絲吧?學這麼像的很少見啊,幾個反應的意識動作全都一致……這兩人什麼關係?」黃少天不停歇地說著,最後卻忽然轉頭問起了蘇沐橙。

「非常、非常、特別、親密、要好的--師徒關係。」蘇沐橙露出格外燦爛的笑容說道。
黃少天頓時不說話了,被黃少天煩的不行的楚雲秀私下給蘇沐橙比了一個讚,其他人似乎也沒有這種好心情。

 

 

邱非的攻擊穩紮穩打,沒有花俏的技巧,全是平凡簡單的套路,卻精準無比。
在他的攻擊下,有著千機傘卻只耍著戰矛型態的葉修看起來似乎也不太輕鬆。
在觀眾席上,圍觀的人們陷入奇妙的沉默之中。原本大家還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場勝負,互相討論著,聲音卻不知不覺沉寂。
「這打法…好像…」肖時欽先開了口。
「葉修。」張新傑接著說道。
張新傑的回答基本上和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不謀而合,連張新傑都敢說了,答案大概相差不遠。

不過有些人還是習慣看了一眼韓文清,比起張新傑,這位從入學之後就和葉修比得難分難捨的人自然還要有幾分說服力。
韓文清沒看任何人,皺著眉又盯了一段時間。
「是很像,但是經驗、反應、意識都差一大截。」韓文清終於開口說道。
這點眾人也紛紛同意。
只是那一刻他們還是有些驚訝,葉修很強,開學沒多久就被賦予鬥神的名稱不是假的,但是葉修的風格,卻從來沒有什麼人能模仿出來。

事實上,葉修也沒有什麼特定的風格。不像韓文清勇往直前的個性、張佳樂的絢爛打法、甚至是王杰希那種無法完全捉摸的出招方式。
葉修的風格全是一般人也能想像出來的套路,就是執行上完全精準,毫無失誤。
只是就連現在被視為葉修接任者,戰鬥法師科的孫翔,也沒人說過他的風格像葉修。
現在卻被一個新生維妙維肖的演繹出來。
不少人頓時多上了一些心。

邱非的優勢沒有維持多久,當葉修開始切換武器型態時,場面幾乎一面倒。
畢竟千機傘是這學期葉修剛拿出來的新武器,誰也沒見識過,一看之後氣氛一下子又喧鬧起來。
「這什麼武器啊?!」張佳樂先開口嚷嚷著。
千機傘切換武器的速度極快,沒有心理準備根本反應不及。
「簡直變態阿。」李軒也說了一句,不知道在罵人還是在感慨。
這樣的打法,別說是邱非這樣的新生,就是他們這些首席下去,大概也得輸。


邱非沒多久被送出場,可是最後他還是抓了一個機會貼近葉修,激戰中他似乎說了什麼話,圍觀的眾人聽不見。
不過所有人都看見邱非的表情第一次激動起來,原本平靜淡漠的面孔在轉瞬間內扭曲。這大概是整場打鬥中他首次表現出情緒。
葉修聽見了話語,在邱非耳邊回了一句。
接著邱非就被判定戰敗,被送到觀眾席上。
因為剛才的突發事情,氣氛還有些僵硬。
所有人跟他還不算熟,新生們默契地讓了一個缺口給他,一時之間倒是沒有搭話。

邱非倒是恢復原本的態度,占住缺口之後直盯著投影螢幕上葉修的畫面,眼神略有所思,似乎還在咀嚼方才兩人對話的意涵。
.
「為什麼一聲不響地離開?」
「因為我有我的夢想要去實現。」

 


同時在一旁觀看到情況,還留在場中的蓋才捷忽然在眼光餘光中發現一個迅速退開的身影。
他還沒來的及反應,回過神來才發現葉修已經殺到眼前來。
這個發展出乎意料,他趕緊出手抵抗,卻有些招架不住。
更不幸的一點是,和他合作的宋奇英剛好在較遠處,兩人原本計劃夾擊,現在反而導致宋奇英支援不上。

兩人很快敗給葉修,被送到觀眾席上。
葉修沒有追逃開的莫凡,而是往另一個方向前進。
那裡有著安文逸、喬一帆、高英傑、戴妍琦四人。

 


评论
热度(9)
主博不給關注。